苏格兰公投的过去与未来

  • A+
所属分类:百科知识2014年

2014年9月18日,苏格兰举行了一场全民公决,选票上只有一个问题:“苏格兰是否应该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问题之下只有两个选项:“Yes or No!”
  人们突然间意识到,英国这个曾经盛极一时的世界强国,将有可能面临本土的分裂。媒体所做的前期民意调查显示,赞成和反对的比例不相上下。这更给本次公投增添了很多悬念,一时间全世界的目光聚焦英伦三岛,静候结果的揭晓。
  尽管本次公投反对独立者以55%对45%的优势获胜,只是虚惊一场,但此次苏格兰独立运动却给英国国内政治乃至整个欧洲带来了很大的震荡。
  英格兰与苏格兰的历史纠葛
  在近代民族国家形成之前,欧洲长期处于分封制度下,国家形式往往并不是大一统的中央帝国,而是由各个王国、城邦所组成的政治联盟。各国王室之间也由于政治婚姻有着错综复杂的姻亲关系,同时欧洲各国十分强调王权继承的合法性,重视法律条文的作用,这些特点为之后英格兰与苏格兰的分分合合埋下了伏笔。
  英国的全称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如今其本土由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北爱尔兰组成,在漫长的中世纪,这几个国家曾是独立的王国,互相之间有着长期的征伐与混战。
  843年,苏格兰王国建立,其后一直受到英格兰的威胁。到13世纪末,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占领了苏格兰。但苏格兰人并未放弃抵抗,1314年的班诺克本之战,苏格兰国王罗伯特一世与英格兰占领军展开正面交锋,最终以少胜多赶走了英格兰人,重新巩固了苏格兰作为独立王国的地位。值得一提的是,这一著名战役到今年恰好是700周年,这也被认为是苏格兰民族党将公投选在2014年的原因之一。
  英格兰和苏格兰最终走向联合,始于1608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身后没有子嗣,她的侄子苏格兰国王詹姆士六世继承了英格兰的王位,成为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共同主人,称为英格兰的詹姆士一世。之后在1707年,两国经过谈判,订立了《联合条约》,苏格兰与英格兰正式合并,原本的苏格兰国会解散,与英格兰议会合并为单一的大不列颠国会。
  苏格兰和英格兰在合并之前有着数百年的战争记忆,其中不乏电影《勇敢的心》中的苏格兰民族英雄华莱士这类具有象征意义的光辉形象。可以说,苏格兰脱离英国的想法从未真正泯灭,时至今日,英式橄榄球、足球等国际比赛中,苏格兰、英格兰都是各自组成队伍参赛,苏格兰的国家认同感也常常在国际比赛期间掀起高潮。另一方面,在苏格兰和英格兰组成联合王国的300年间,它们也共同走过了近代欧洲各国的争霸战争,见证了日不落帝国的崛起与衰落,经历了一战二战的血腥残酷,可以说苏格兰对英国也有着很强的历史认同感。
  苏格兰独立运动的萌发
  由于英格兰和苏格兰在法律上是以自愿联合的方式结成的联邦,于是便有了重新分离的法律基础。在王位继承问题上,现任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是苏格兰国王詹姆士六世的直系后人,苏格兰独立派表示如果实现独立,也将继续尊英国女王为苏格兰国家元首。所以准确地说,本次“苏格兰独立公投”并不是彻底的“反目成仇”,而是改变苏格兰在英联邦中的政治地位,具体而言,类似于苏格兰政府从英国国内的地方政府变为像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英联邦国家的地位。
  对比另一个令英国棘手的独立问题——北爱尔兰问题,可以发现苏格兰的独立运动温和得多。北爱尔兰共和军曾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频频采用武装对抗甚至恐怖袭击的方式争取独立,令英国政府大为头疼。苏格兰独立直到很晚才成为英国国内政治中一个正式的议题。
  在合并最初的百年间,英国处于持续发展的上升期,联合的红利使得苏格兰繁荣了一段时间。但英国自由主义为主的经济治理模式使得苏格兰在经济发展中越来越处于劣势。因为除了北海油田以外,苏格兰的自然条件远远不如英格兰,资金、政策都逐渐向英格兰集中。到了20世纪80年代以后,尤其是撒切尔夫人推行的削减福利和经济自由化改革,英国政府对苏格兰地方权力愈发收紧。苏格兰在政治上越来越缺乏话语权,经济上更加缺乏宏观经济规划的扶持。
  20世纪70年代发现的北海油气是苏格兰和英国政府经济利益矛盾激化的一个焦点,北海石油和天然气产业每年缴税大约88亿英镑,苏格兰长期抱怨这笔税收直接归属英国政府。伦敦的说法是苏格兰人之所以能享受一系列英格兰人都没有的福利政策,全靠英国政府的财政支持;苏格兰独立派则认为,伦敦的财政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北海油气田的收益,如果苏格兰独立,将能够独占北海带来的丰厚税收,会比现在更加富裕。
  至此,在发起独立运动之前,苏格兰的状况是,在外交、军事、金融、宏观经济政策等事务受到英国管辖,但在内部立法、行政管理上,拥有很大程度的自治空间,有自己的议会、政府、银行、甚至使用的货币都是独立发行的苏格兰英镑,但离真正的独立还很远,希望实现独立的人也并不多。
  苏格兰独立与英国国内政治
  在1997年的英国大选中,布莱尔所在的工党作为在野党,为了争取地方势力的选票,许诺在执政后实行权力下放与地方自治。果然,凭借在国会中苏格兰席位的支持,工党成功赢得大选,布莱尔当选首相。之后,已经解散300年的苏格兰议会得到恢复,工党也顺利成为新成立的苏格兰议会中的第一大党,一时风头无两。此时,主张苏格兰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进入了苏格兰议会,谁也没有想到,短短十几年局势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2007年,工党的新任首相布朗刚上台不久,苏格兰民族党在苏格兰议会的席位超过了工党,苏格兰独立党党首萨蒙德成为苏格兰首席大臣,此时,工党希望对苏格兰有所限制,但为时已晚。
  2010年,布朗下台,英国保守党时隔13年后再次上台,卡梅伦出任首相。2011年5月,萨蒙德领导的苏格兰民族党在苏格兰议会选举中席位超过半数,拥有了决定性权力,着手为争取独立启动公投进程。苏格兰问题开始朝着英国政府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
  尽管英国朝野上下,包括卡梅伦所属的英国保守党、与其联合执政的自民党以及在野党工党均反对苏格兰独立,但2012年10月,英国首相卡梅伦同苏格兰政府首席大臣萨蒙德在爱丁堡签署了苏格兰独立公投的协议。经英国议会授权,苏格兰议会有权举行2014年独立公投,英国中央政府和苏格兰政府都表示将尊重公投结果。在这背后,卡梅伦和萨蒙德各自有其考量。虽然苏格兰民族党表示其目标是苏格兰最终独立,而不是要求政府下放权力,但从现实来看,公投获得通过的可能性很小,苏格兰独立派更切实的目的依然是获得更多的财政收入和自治权力,尤其是北海油气资源的利益。公投之后无论成败都能增进苏格兰人区别于英格兰的身份认同,增加与英国政府博弈的筹码。
  卡梅伦的想法是,英国政府不愿意给予苏格兰更多的财政和自治权利,同时苏格兰又是大选的重要票仓,不能对其强力压制以免影响保守党大选,于是不如同意公投,但公投中只提供“统一”和“独立”两种选项,而不加入“提高自治权”的选项,这将使得独立派受到孤立,公投将难以通过。一旦公投失败,30年之内不会再开启这一议题,能保证很长时间内平息地方的财政要求;即使公投成功,英国也有可能采取国会否决,甚至全国公投等手段以阻止苏格兰真正的独立。
  于是,两种想法最终在公投这种看似激进的方式上达成了一种共识并付诸实施。
  简而言之,历史上两国合并的形式给苏格兰独立留下了法律上的空间;财政权归属等经济问题而非两国的民族矛盾,是推动独立的主要力量;英国几届首相与苏格兰独立派的妥协则给独立提供了路径。这些都是苏格兰独立过程中的关键因素。
  本次苏格兰独立公投的长远影响
  可以说,本次公投的影响并不因其成败而有多少减弱。就苏格兰问题而言,虽然苏格兰独立失败,但独立派通过这次公投的宣传强化了苏格兰人对苏格兰的认同,苏格兰人今后会为自身利益做更多的努力。在英国国内的财政问题上,英国政府已经表示会做出一定的让步,但这种让步是打算换回苏格兰的真心,还是会进一步激发苏格兰更强的独立愿望?现在还不得而知。
  此外,苏格兰独立公投,将在英国引发要求地区自治的多米诺效应,威尔士也可能步其后尘,向英国政府要求更多的自治权力,北爱尔兰脱离英国的离心力增强,可能继续主张北爱尔兰脱离英国,与爱尔兰统一。
  独立公投的影响,不仅发散在英国内部,还将向整个欧洲蔓延,因为欧洲很多国家面临着和苏格兰问题类似的情况。
  当前欧洲内部的政治生态呈现出“联合”与“分离”同时进行的趋势。“联合”是指欧洲各国在二战后开始的一体化运动,从煤钢联营到欧共体,再到欧盟一路走来,各国在政治、经济政策上进行协调,希望通过合作实现共同发展。“分离”则是指各国内部某些地区由于历史问题、贫富差距、身份认同等等原因,希望谋求独立。例如德国的巴伐利亚、意大利的撒丁岛、法国的科西嘉岛,以及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和巴斯克地区、比利时的弗拉芒大区等等。
  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地区声明将于今年11月9日举行独立公投,虽然声明并没有被西班牙政府和法律所承认,但民意调查显示,大约55%加泰罗尼亚人支持脱离西班牙,一旦独立,将定都巴塞罗那。
  意大利的第二大岛——撒丁岛也有独立的愿望。苏格兰公投期间,撒丁岛的一些政界人士前往爱丁堡,会见苏格兰独立派人士并作为计票观察员观摩了这次公投活动。
  【责任编辑】林 京
苏格兰公投的过去与未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