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穷”总统——穆希卡

  • A+
所属分类:百科知识2014年

2010年3月1日,何塞·穆希卡·科尔达诺在乌拉圭议会宣誓就职总统,成为继塔瓦雷·巴斯克斯之后,乌拉圭历史上第二位左翼国家元首。世界主流媒体对穆希卡报道最多的是,他的所有财产只是在首都郊区的一栋旧农舍和两块农地、两辆1987年的福斯金龟车、两辆拖拉机,以及银行不到20万美元的存款。因此在有“南美瑞士”之称的乌拉圭,穆希卡却被称为“全球最穷的总统”。
  从革命者到总统
  1935年5月20日,穆希卡出生于乌拉圭首府蒙德维的亚的市郊小镇帕索德拉阿雷纳。童年时期,他曾帮助母亲在社区里卖花以贴补家用。幼年家境的贫穷让他对政治激进主义产生了兴趣,高中退学后,他结识乌拉圭社会党成员尹立科·埃罗,并受其赏识而负责了党内的一些事务,周围的人也亲切地称他为“佩佩”。佩佩在得到了党内的资助之后,周游了共产主义世界。在哈瓦那游访途中,受古巴革命的触动,他开始构想在南美洲掀起类似的政治剧变。归国后,他从一个青年民主社会主义者变为一个持枪的游击队员。
  1969年10月8日,为了纪念格瓦拉逝世两周年,也为了向全国人民宣传他们的组织,穆希卡与其组织成员一起在乌拉圭工业城市潘多组织了袭击事件,企图接管当地政府,失败后转入地下状态。1970年3月23日,穆希卡在一个酒吧被警察认出,一番枪战后,他身中6枪并最终被捕。1984年,乌拉圭独裁统治正式结束。1985年,穆希卡获得大赦,结束了长达15年之久的监狱生活。
  出狱之后,穆希卡弃兵从政,与埃莱乌特里奥以及其他前图帕马罗斯组织成员成立了一个合法政党,起名为“人民参与运动”。穆希卡于1995年首次当选众议员,正式走上政坛,并于1999年进入参议院。2005年,他被任命为畜牧、农业与渔业部部长。2009年,在总统选举的第二轮投票中,他以 52.4% 的选票赢得了总统选举。
  穆希卡的财富哲学
  作为总统,穆希卡每月的工资大约为1.1万美元,但他将20%的工资捐给他所在的党派“广泛阵线”,用于一项住宅计划的基金,其他的大多捐给公共住房项目基金,只给自己留下大约1500美元。对于自己被称为“全球最穷总统”,穆希卡回答道:“我不穷,说我穷的人才是真穷。说我只有几样东西也没错,但俭朴却使我觉得非常富足。”在他看来,真正的穷人是那些只为了维持奢华的生活而不停卖命工作、总是想要更多的人。
  “俭朴使我富足”是穆希卡的财富哲学,而这也体现在其政治观点上。2012年6月,在巴西举行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上,他就表示现有的国际发展模式——靠消费来推动经济增长——完全行不通。他指出,发展中国家的建设和发展不能再采用西方发达国家的发展和消费模式,这种奢侈消费造成的浪费已然使地球伤痕累累,如若各国照搬,只会使本已拮据的地球资源储备现状雪上加霜。如此盲目的增长及消耗只会导致地球的毁灭。因此,他认为可持续发展的危机不是一种环境危机,而是一种政治危机。
  在他看来,正是由于错误的财富哲学导致我们现行的社会发展模式出了问题,因此必须首先审视我们的生活方式。在他看来,西方消费主义的文化盲目地把消费当作社会发展的驱动力,由此导致人们为了高消费的生活方式,一方面过度开发了资源,另一方面也把时间浪费在消费和为满足消费的生产上。这种生活方式又使得人们必须保持更快、更高和更昂贵的过度消费,因为一旦消费停滞,经济就会瘫痪,大萧条的梦魇又会重现。
  穆希卡说:“我们并非为发展而生存,而是为了追求幸福来到这颗星球。人类最宝贵的财富是幸福,是爱情、亲情和友谊。发展应该为人类带来幸福,而不是阻碍。”所以,穷人不是那些物质财富少的人,而是那些贪婪无止境、欲壑难平的人。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有关自由的问题。如果一个人不拥有很多物质,他就不需要像奴隶一样维持奢华的生活,就会拥有很多自己的时间去追求他真正需要和想追求的东西。
  反叛精神与革新意识
  穆希卡年轻时就敢于冲破禁忌,反叛精神和革新意识也影响了他的政治态度。在他当政期间,他一改历任总统的做法,通过了极富争议的议会法案,宣布了同性恋婚姻和堕胎合法化,而这在一个天主教占主导地位的国家是很难想象的。
  此外,在他的领导下,乌拉圭政府决定将大麻全面合法化,并进行政策调节。2013年12月13日起立法,2014年正式生效,而这也使乌拉圭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全国范围内大麻合法化的国家。他曾表示:“禁毒战争仅在南美就花费了一万多亿美金,导致上万人丧生。而在乌拉圭有超过9000名囚犯,其中有3000多人都是因为贩卖毒品罪入狱的。”因此,穆希卡并没有继续使用暴力手段打击毒品犯罪,而是选择以国家对大麻贸易的垄断权来与大麻销售集团抢夺市场份额。他主导推行这项政策的初衷就是找到打击毒品贩卖的有效方法,而被质疑的通过大麻消费来增加税收的“大麻经济”不符合他制定这项政策的目标。他在2012年联合国大会的一次演讲中宣布:“我们要做的,就是从贩毒者手中抢夺市场。”他说:“我们就是要给他们树立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而这个竞争对手就是国家,要用举国之力与毒贩对抗。这一游戏最终要达到的目的,就是通过经济手段迫使贩毒垄断集团无法运营,因为政府部门会用每克一美元这样极低的价格出售大麻。”在他看来,镇压毒品贸易的暴力行动,归根结底要靠削减毒品价格,而不是给军队拨巨款,或者囚禁国民。这一模式无论成功与否,都将会对南美和世界产生巨大影响。
  在被问到对于年轻人上街纵火、暴力推翻政府等反叛行为的看法时,穆希卡说:“我看到的是生机勃勃的春天都以可怕的寒冬告终。”他说,“我们人类是群居动物,无法独自生活。我们依赖社会而生存,推翻政府、封锁街道是一回事,一起创建一个更美好的社会是另外一回事。后者需要组织、纪律和长期的工作。我们不要把两件事混为一谈”。他表示,这并不是在劝诫这种反叛的精神,因为正是这种反叛精神引领着他走完了人生的大部分旅程。但是他也认为,虽然他对年轻人的这种青春能量感同身受,但是如果不变得更加成熟,这份能量也起不到什么积极的作用。在重大政治和外交问题上,穆希卡素以立场坚定、不畏强权而著称。世人很关注他的新政府的对外政策,特别是乌拉圭与美国关系的走向。穆希卡曾对《阿根廷时报》记者说:“我们必须帮助美国看到,美国已开始退出,开始失势。美国必须注意到其他国家的存在,它已不再是‘绝对的老大’了。”穆希卡认为:“奥巴马代表美国一种历史的需要,成为重要的人物,但只是其他重要人物中的一个。”他所言的“其他重要人物”,指的是南美洲国家的领导人。
  穆希卡与中国
  穆希卡与中国的渊源早在1962年就开始了。当年他受乌拉圭社会党资助游访共产主义世界。他在莫斯科参加世界青年大会之后,转由北京回国时曾见过毛泽东,因此他也是目前各国元首中唯一健在的见过毛泽东主席的人。这也使得他见证了中国50多年的发展变迁。
  2013年访华前夕,他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回忆道:“当时的中国还很贫穷,但我从淳朴的中国人民身上看到了尊严和建设国家的斗志。”50多年后的今天,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成长为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
  穆希卡与中国的这一渊源使得他对中国有很强烈的亲切感,同时也对中国和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兴趣。回国后,他还常常抽出时间阅读孔子的文章,尝试理解中国文化的精髓。这一传奇经历也使穆希卡敏锐捕捉到中国经济发展对乌拉圭国家建设的契机。他曾表示:“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而中国的智慧也越来越多地照耀着拉丁美洲大陆,世界上到处都能看到中国的影子,乌拉圭新一届政府将会把中国作为关注的中心。”
  根据中国海关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首次超过巴西,跃居乌拉圭第一大贸易伙伴和出口国,双边贸易额达43.39亿美元,与两国建交之初相比增长30多倍,同时中国也是乌拉圭羊毛、大豆、纸浆的全球最大进口国。中乌经贸的互补性很强,中国对乌拉圭优质的乳制品、水产、林业资源和能源有很大需求,乌拉圭也需要引进中国的铁路、公路、港口、电站、电网和电讯等基础设施项目。
  薄雾清晨,穆希卡与夫人托波兰斯基会将自家花园里绽放的栀子花运到当地早市,然后批发给专门经营鲜花的商贩。这位耄耋老人仍坚持着自己的信念,用沾满泥土却也散发着花香的双手,诠释着自己的财富哲学和政治态度。这异于常人的选择充满着反叛的个性,但它却为“贫穷”这个字眼加上了“富足”的注脚。
  【责任编辑】林 京
“世界最穷”总统——穆希卡
“世界最穷”总统——穆希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