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悲剧会重演吗?

  • A+
所属分类:百科知识2014年

13年前,纽约的世贸中心与华盛顿的五角大楼遭到恐怖袭击,数千人伤亡,酿就美国当代历史上最惨痛的记忆之一;2年前,美国驻利比亚班加西领事馆遭遇伊斯兰激进分子突袭,驻利比亚大使史蒂文斯遇害,多年来美国驻外大使首次死于武装袭击。“13”,本来在西方语境中就是个不祥之数,恐怖行动的爆料再次绷紧了人们的神经:“9·11”事件在13年后会重演吗?
  恐怖主义全球蔓延
  纵观世界,人们不难发现恐怖组织正像癌细胞一样侵入每一个社会失序的国家。日前,从中东的阿富汗、伊拉克已经蔓延到北非的利比亚和叙利亚,恐怖主义之火越烧越旺,接连成片,一条“中东北非恐怖之弧”俨然已经形成。自2010年年底“阿拉伯之春”运动开始后,北非便陷入严重动荡中,这场打着“民主”和“经济”旗号的反政府运动,得到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支持。在这场运动中,稳坐江山数十年之久的阿拉伯世界的政治强人们如同多米诺骨牌般接二连三倒下,运动浪潮先后波及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国。利比亚卡扎菲政府被推翻后,不仅没有走上和平民主之路,相反却出现了政治权力真空,很快成为恐怖组织的聚集地。暴乱后的利比亚满目疮痍,强大有约束力的中央政府缺失,新的正规军与完善的警察体系难以建立,变成了仅靠教派维系的宗教国家,由此成为恐怖主义发展的温床。各路极端组织都看中了利比亚这块沃土,“基地”组织、“圣战者”纷纷趁虚而入,积极收编各种极端组织,在这里壮大力量,获得武器补给。老牌恐怖组织“利比亚伊斯兰战斗团”酝酿招兵买马,伺机重组。同时,“基地”组织伊斯兰马格里布分支,利用卡扎菲政权垮台后的权力真空契机加紧渗透与侵入,不仅派遣骨干成员潜入利比亚指导当地“圣战”活动,还趁机抢夺利比亚武器,据报道,马格里布分支从利比亚获取了部分便携式防空导弹,并走私到马里等国家。他们还在萨赫勒地区建立和扩大训练营,壮大力量,同时通过贩毒等犯罪活动获取资金。目前他们与近年来崛起的索马里“青年党”、尼日利亚“博科圣地”等恐怖组织加强联系,成为恐怖同盟,利用阿拉伯国家动荡时机,大肆扩张,进行恐怖活动。与此同时,“沙里亚法支持者”、 “利比亚伊斯兰改变运动”以及从伊斯兰马格里布分支中分裂出来的“蒙面旅”等新恐怖组织也不断涌现。2013年1月,“蒙面旅”制造了阿尔及利亚人质危机;5月,“蒙面旅”与其他组织合作制造了尼日尔的两起自杀式爆炸事件,造成至少20人死亡。随后索马里“青年党”袭击了肯尼亚内罗毕一家购物中心,……恐怖袭击活动伴随着恐怖组织的壮大正一波波袭来。
  与此同时,中东地区的恐怖主义死灰复燃。2013年一个名叫“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的组织映入人们眼帘,并很快异军突起。2014年1月,“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杀回伊拉克。6月10日,恐怖分子接连攻占了伊拉克北部尼尼微省全境及其首府摩苏尔,在摩苏尔银行截获4.29亿美元巨款,一举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恐怖组织。随后,“势如破竹”的恐怖分子又攻陷萨达姆老家提克里特市。
  美国反恐陷入两难
  “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美国举起反恐大旗,把打击恐怖主义作为其国际战略的中心任务,从“受害者”转身变成“复仇者”,他们出兵阿富汗,发动了铲除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战争。美国乃至整个世界从此进入反恐时代。这场反恐战争一打就是13年,至今仍未画上句号。小布什政府通过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推翻了塔利班和萨达姆政权,并着手在这两国建立了民主制度,2011年美军又击毙塔利班头目本·拉登等人。按理说,美国反恐战争即将迎来春天,但事实却是恐怖势力阴魂不散,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
  2012年美国驻班加西领事馆遭袭,包括大使在内的4人遇害。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终点发生连环爆炸,100多人死伤。美国民众用12年时间慢慢建立起来的安全感顷刻又化为乌有。事实证明,美国“最坏的时期已过去”的说法远不能成立。“越反越恐”,美国反恐战略已陷入两难的境地。
  奥巴马上台后,扭转了竞选时抨击的小布什政府军事反恐政策,上台伊始即把美军撤出了伊拉克,并计划于2014年年底撤出阿富汗美军。他强调反恐重心回归美国本土,抛弃小布什时期的军事单边主义政策,实施退出战略,以保证以退为进。然而,事与愿违,试图走出战争泥潭的美国,发现要真正抽身,似乎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容易。随着美军的撤出,阿富汗境内的塔利班势力大有卷土重来之势,伊拉克成为恐怖极端势力滋生的温床,加上北非局势的动荡,中东、北非恐怖势力连成一片,实力壮大。在权衡利弊后,奥巴马政府针对目前中东存在的美国最大威胁,基本确立了以支持代理人为核心的3年三阶段反恐战略,即实行空袭,阻止ISIS在伊拉克的继续扩张;支持伊拉克和库尔德等武装力量地面围剿ISIS;支持叙利亚温和反对派武装力量清除叙利亚境内ISIS。但这项可能延续到奥巴马政府之后的政策,能否铲除中东地区以反美为口号的极端恐怖主义力量,还有待观察。
  实际上,十几年的美国反恐历程,固然与中东、北非地区的教派斗争、政治腐败相关,但美国以反恐名义进行的利益扩展的战略也脱不了干系。美国政府“只打不建”的利己反恐战略带来的后果就是原有体系被打破,新体系无法建立的动荡、恐怖乱象。
  全球反恐路途漫漫
  面对愈演愈烈的恐怖主义浪潮,其实不仅仅是美国绷紧了神经,世界各国都不免担心,并采取了相应措施。因为谁也不知道恐怖主义的目标会指向哪里。利比亚飞机失踪传闻曝光后,北非国家大多噤若寒蝉。为了防止失踪飞机被用于恐怖袭击,利比亚的西北邻国突尼斯已禁止从利比亚的黎波里、苏尔特和米苏拉塔起飞的航班进入本国。东部邻国埃及也禁止飞机往返利比亚。埃及、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4国的武装部队均已处于高级戒备状态。很显然,整个北非地区对利比亚暴恐事件增多、恐怖活动外溢忧心忡忡,一旦恐怖事态失控,利比亚邻国不免会遭受殃及池鱼的严重后果。
  面对持续升温的恐怖主义,特别是ISIS的壮大与活动的外延,英国政府宣布将英国面临的国际恐怖主义威胁等级提高至“严重”。这在英国设定的五级恐怖主义威胁中位于第二等级,意味着“极有可能遭受恐怖袭击”。据称,2014年以来,英国逮捕的与叙利亚有关的涉恐人员增长5倍,在网络上清除了2.8万条涉恐信息,其中包括46个与极端组织ISIS有关的网络视频。英国目前有500多人在伊拉克、叙利亚等国为恐怖分子效力,加之发现参与ISIS杀害美国记者的一名极端分子被怀疑是英国人,这一切使英国朝野大为震惊。为此英国加大了反恐力度,新一轮反恐措施以斩断恐怖主义国际联系为主,包括:立法赋予警方在英国边境临时没收恐怖嫌疑人护照的权力;阻止英国籍恐怖分子返回英国境内;增加对恐怖主义的预防和调查措施,强制恐怖分子参加“去极端化”教育改造;要求航空公司提供有关乘客往返冲突地区的信息等。
  中国向来崇尚和平文化,与伊斯兰文明、西方文明均无冲突。以前,恐怖主义似乎离中国民众很遥远,但是近年来接连发生的“10·28金水桥暴力恐怖袭击案”“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案件”和“乌鲁木齐火车站南站站外爆炸案”给中国敲响了警钟。目前,中国恐怖主义呈现出新的特点:规模和频度明显增加,地域从疆内扩展到疆外地区,伊斯兰极端主义影响增强,国外影响不断增大,“东突”分裂势力死灰复燃,宗教极端、民族极端、分裂主义三股势力越来越多地融为一体。面对此种形势,中国政府对恐怖主义高度关注,已列入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的序列。2013年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正式成立运行,显示出中国政府在反恐问题上的积极部署。与此同时,开展群防群治活动,使暴力恐怖分子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并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反恐合作,等等。
  扫视世界恐怖主义,随着信息化与新科技的不断发展,已比十几年前呈现出新的态势,这也给全球反恐带来新的难题。找出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避免陷入“越反越恐”的怪圈,世界各国探索反恐的路途仍然漫长。
  【责任编辑】林 京
“9·11”悲剧会重演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