癫痫治疗

  • A+
所属分类:百科知识2015年

如今,全球有5000万~6000万人患癫痫。他们中约70%的人可以通过已有的抗癫痫药物治愈而不复发。而且,最近一系列研发的新药上市为药物治疗癫痫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也为癫痫病人带来了福音。今天的癫痫病人显然比凯撒大帝(前100年7月13日~前44年3月15日))幸运一些,当时凯撒患癫痫是无药可治。由此,也导致了凯撒的被刺杀。

癫痫被视为凯撒的弱点

  公元前44年3月15日,凯撒大帝被布鲁图等10余名元老院议员在元老院议事厅谋杀。凯撒死后,行刺者们非但没有隐藏他们的所作所为,反而跑到大街上宣扬他们的功绩,称他们为了国家的自由杀死了独裁的暴君。
  凯撒被刺后约3小时,他的尸体就被仆人带回了家,一个名叫安蒂斯蒂乌斯的医生为凯撒进行了尸检,并留下了宝贵的尸检报告。安蒂斯蒂乌斯在报告中称,凯撒身上一共有23道伤口,然而只有一道才是致命的。10多人刺了23刀才将凯撒刺死,可见行刺者当时非常害怕。
  不过,今天有新的研究表明,是凯撒自己“策划”了对自己的谋杀,不是布鲁图等反叛者策划了这起历史上最著名的谋杀。因为,凯撒早就获得情报,有人要刺杀他,送信者还嘱咐凯撒多加防范。但是,在被刺杀的那天,凯撒既不带卫兵,也不带防身武器就直接去了元老院,摆明就是要让那些元老院议员刺杀他。凯撒为何要这么做呢?
  原来,凯撒患有癫痫,而癫痫患者会承受特别巨大的心理压力。由于无药可治,如果在公共场所癫痫发作,人们不仅会耻笑患者,而且会看不起患者的家族,对患者及其家庭造成污名。不过,对于统治者来说,更大的不利是会危及其统治。因为公众早就知道凯撒是一名癫痫患者,他们认为,患有这种重病的人是无法也无力统治国家的。
  公众的不信任显然对凯撒执政的正当性提出了挑战。由于担心癫痫发作,凯撒常常处于焦虑、抑郁之中,而且也希望及早解脱疾病对其身心造成的伤害,因此,在得知有人要刺杀他时,便采取听之任之和将计就计的方式,以被刺杀的壮烈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当然,这只是对历史上凯撒被刺杀原因的一种解读,实际上,凯撒被刺杀有更多的复杂因素,凯撒患癫痫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到了今天,普通的癫痫患者虽然没有凯撒那样的焦虑,但同样不能摆脱羞耻感,患者或多或少都有自卑心理。中国有近1000万癫痫患者,其中40.6%的患者没有进行过治疗,35.4%的患者治疗不规范,主要原因在于怕人知道。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的一项调查发现,九成癫痫患者和八成癫痫患者的家庭成员有羞耻感,而高达98%的癫痫患者及99%的癫痫患者家庭成员有精神压力。成年癫痫患者会担心找不到对象或者会把癫痫遗传给后代;老年癫痫患者担心癫痫发作引发危险,这些原因导致了癫痫患者不去就医或就医不充分。
  儿童患癫痫尤其受耻感文化和心理的影响。父母对于患癫痫的孩子会担心其病情控制不佳或者因服药引起智能障碍,儿童本人也会产生自卑感,因此较少就医。另一方面,家长的过度保护也限制了孩子的正常成长,例如,担心很多因素会诱发癫痫的发作,便过多限制孩子的活动,甚至不让孩子到学校接受教育。
  因此,癫痫患者的心理障碍很大,过大的心理障碍又会进一步加重病情。

癫痫治疗的历史和方法

  不过,今天的癫痫患者比凯撒幸运得多,因为已经有多种治疗方法可以采用。纵观癫痫的治疗,也经历了艰难的选择。癫痫是慢性反复发作性短暂脑功能失调综合征,以脑神经元异常放电引起反复发作为特征,是神经系统常见疾病之一。
  大脑各部位的功能较为精密并交错渗透,神经元之间的联系又盘根错节,因此凡是涉及大脑的病变都难以治疗,外科手术治疗更是容易引起副作用,对癫痫的治疗就是如此。
  一个相似的典型例子是1949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葡萄牙神经外科医生安东尼奥·莫尼茨,由于其对躁狂性精神病病人进行手术切除部分大脑额叶白质而获奖,但后来证明这种手术治疗大脑疾病的方法容易对病人造成较大的伤害。一些病人接受手术之后永远地安静了;一些病人术后虽然没有告别人世,但成为无法醒来的植物人;还有一些病人术后像幽灵一样四处游荡,要用药物才能控制这种副作用。因此,莫尼茨的获奖饱受争议,同时也对手术治疗各种大脑疾病,包括癫痫提出了警告。
  从安全角度考虑,对疾病的治疗首推依靠机体的自我修复能力来治疗,这也是采用自身干细胞修复机体的病损是今天最受重视的医疗技术之一的原因。在癫痫治疗的安全性上,现在的药物疗法优于手术,尽管药物治疗也有副作用,而且显效也较慢,但也是优于手术的选择。
  现在,已经有更多的新药物投入到临床治疗中。总部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优时比公司于2014年底公布了一项有关癫痫治疗的3期临床研究报告,评估拉科酰胺治疗日本和中国部分发作性成人癫痫患者的有效性。与安慰剂相比,病人每天服用拉科酰胺200毫克或400毫克能显著降低癫痫的发作频率。基于这一研究结果,优时比计划于2015年向日本和中国药监部门提交上市申请。
  此前,法国健康产品经济委员会(CEPS)也批准了新一代抗癫痫药物Fycompa投放市场。研究证明了Fycompa在辅助治疗部分发作性癫痫患者中的疗效及病人良好的耐受性。
  今天的癫痫治疗已经从很早以前的无药可治、最初的手术治疗过渡到主要是依靠药物治疗,30%的患者因为现有的抗癫痫药物无效,才需要求助于手术治疗。

基因工程的异军突起

  不过,在药物治疗癫痫的过程中也产生了新的问题,即哪一种药物更有效,副作用更小,更安全。在今天的药物治疗癫痫的选择中,与上述一些新研发的治疗癫痫的药物相比,一种结合基因工程的药物疗法显示了更好的疗效和更可能有利于病人的结果。这种方法也可称为癫痫的基因疗法。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库尔曼研究小组用一种无害的重组病毒向小鼠神经元中插入一种基因,该基因的编码蛋白能停止神经元放电,但在遇到一种名为N-氧化氯氮平(CNO)的化学物质时,会让神经元放电。此后,他们给一些小鼠注射化学物质使其诱发脑癫痫(类似人类的癫痫),再给其中部分小鼠注射N-氧化氯氮平,小鼠的癫痫在10分钟内就有所缓解。这种基因疗法的本质是基因与药物的结合,即通过基因工程改造脑细胞,使神经元在遇到某种药物时会正常放电,以此治疗癫痫发作。
  比较而言,这种基因疗法比手术安全,因为手术是永久性的,对大脑其他部位和相关神经元有潜在伤害。同时,这一疗法也比普通药物显效快,副作用少。例如,对癫痫病人使用药物疗法是采用抑制所有脑细胞兴奋性的药物,这可能导致不良反应。如果使用的药物剂量较高,还需要对患者进行重症监护。而且,基因疗法还有预防性治疗的效益。因为,在癫痫将要发作时,病人会有一些先兆,此时病人就能服用一种像N-氧化氯氮平这样的化学药品或注射剂、鼻吸喷剂等药物,以预防癫痫发作。由于药物在人体内的半衰期大约为7小时,其效力是暂时性的。如果有副作用,可以停药,不会对大脑造成永久性的伤害。
  不过,这种治疗癫痫的基因疗法也有问题。一是病人首先要注射转基因重组病毒,二是要确认这种病毒不会对人有副作用。库尔曼称,重组病毒已经失去复制功能,因此,它不可能繁殖出更多的病毒并传播。
  尽管这种基因疗法还需要较长时间才会进入临床,但也为人们提供了治疗癫痫的一种新选择。

干细胞治疗的曙光

  现在,研究人员也在利用人的胚胎干细胞来治疗癫痫,只不过,现在干细胞治疗还处于动物试验阶段。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麦克莱恩医院的研究人员尝试把人的胚胎干细胞转化成的神经元移植到患癫痫的小鼠大脑进行治疗,获得了一定疗效。接受神经元移植的小鼠中半数不再有癫痫发作,同时另一半小鼠的癫痫发作频率显著下降。在移植神经元后,研究人员发现,人的神经细胞融入到小鼠大脑发作癫痫的部位。移植的神经元开始接收来自小鼠的神经元兴奋性输入,阻止引起癫痫发作的生物电亢进,从而抑制小鼠的癫痫发作。
  不过,这一研究表明,移植人胚胎干细胞可能只是有助于治疗有放电活动的癫痫发作。癫痫从病因学上来划分主要有三大类:第一类是症状性癫痫,是由各种原因导致颅内病变引起的。常见的病因有脑损伤、脑外伤、先天性疾病、血管畸形、代谢障碍、颅内感染、发热惊厥等;第二类是特发性癫痫,这类癫痫原因不明,可能与遗传有关,一个家族中如果有人与癫痫患者的亲缘关系更近,其癫痫患病概率就更高;第三类是隐性癫痫,目前检查手段不能发现明确的病因,这类癫痫占据大多数,占所有患者的60%~70%。
  除了外伤、感染等引起的癫痫没有遗传外,其他的癫痫或多或少都与遗传有一定关系,或者表现出一定的家族性。国内统计癫痫患者的家族患病率为0.3%~19.8%,无论原发性还是继发性癫痫,家族发病率都高于普通群体,原发性癫痫的家族发病率又高于继发性癫痫的家族发病率。根据家族谱系分析,癫痫的遗传方式可能为常染色体显性遗传,也可能是多基因遗传,这种遗传方式受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的双重作用,遗传概率为1%~10%。
  另一方面,也有研究表明,遗传可影响脑神经细胞的放电频率,从而引起癫痫发作。在大脑神经元电活动方面,癫痫患者发作间歇期既有阵发性去极化活动、暴发性放电,又有过度极化波。发作期大脑神经元电活动为同步化放电。
  虽然癫痫患者的大脑神经元放电活动机理尚未完全认识清楚,但是,如果干细胞能修复受损的大脑神经元,也能抑制癫痫的发作。因此,对小鼠移植胚胎干细胞治疗癫痫为将来用干细胞治疗人的癫痫提供了一种新方式。不过,胚胎干细胞治疗癫痫需要经过提纯。因为胚胎干细胞能够分化成多种不同的细胞类型,甚至在将它们转化为神经元时,还会产生其他类型的细胞。
  对于临床治疗来说,更需要确保细胞是安全的,无任何污染物。只有那些已知能抑制癫痫发作的神经元(称为中间神经元)才能用于移植,研究人员正在研究采用不同的方法,专门提取中间神经元。干细胞治疗在用于人类之前,还需要完成灵长类动物的试验。
  【责任编辑】张田勘
癫痫治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