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权蒙古的女人——乃马真后

  • A+
所属分类:百科知识2015年

提起蒙古,我们会想到戎马一生的成吉思汗,会想到建立大元王朝的忽必烈,会想到残酷暴虐的末代皇帝妥懽帖睦尔,但是有一位女性,文献对她的记载只有寥寥数语,可是我们却不能忽视她的存在,更不能因历史的偏见而忽视她的功绩,她就是窝阔台汗的皇后、元定宗贵由的母亲——乃马真后。
  战争改变人生
  广袤无垠的蒙古草原是一个充满神秘与悲壮的地方,生活在这里的女子犹如鸿雁一般,虽没有鹰击长空的气魄和雄健,却不失雄鹰的睿智和机警,作为草原儿女的乃马真氏脱烈哥那就是这只“鸿雁”。乃马真氏出自乃蛮部,曾是蔑儿乞部脱黑脱阿之子忽都的妻子,本来她可以像普通女人一样过着平淡的生活,远离政治漩涡,远离勾心斗角;本来她可以享受世间的母子亲情,可权力的争夺终究使母子二人渐行渐远,而导致这一切不幸的起因就是——战争。
  1204年,成吉思汗发动了征服乃蛮部和蔑儿乞部的战争,在此之前他就以风卷残云的气势扫荡了蒙古各部,那些曾被成吉思汗打败的各部贵族先后奔逃到乃蛮部汗廷,寄希望于太阳汗拜不花的帮助来夺回自己失去的牛羊和牧场。意想不到的是,拜不花不堪一击,与成吉思汗在纳忽崖进行决战时兵败战死,自己的乃蛮部也被纳入成吉思汗的帝国版图。失去屏障的篾儿乞部孤立难撑,成吉思汗轻松将其吞并,至此蒙古草原实现了统一,所有的战败者也就成了成吉思汗的俘虏,经历国破家亡的乃马真氏自然也不例外。面对如此剧变,乃马真氏并没有像其他俘虏一样了此一生,而是选择与命运抗争,她审时度势等待机会,终于凭借自己的勇气和绰约的风姿得到了成吉思汗的垂青,并被赏赐给窝阔台为妻,不久她就生下了长子贵由。伴随成吉思汗去世和窝阔台的即位,乃马真氏也顺理成章地成为元太宗窝阔台汗的六皇后,蒙古人称她为脱烈哥那哈敦。
  只盼争功千载
  窝阔台汗在位期间,乃马真后并不是他最宠信的妻子,他也不喜欢长子贵由。1235年,贵由和拔都一起奉命西征之时,二人曾因意见不和而发生争执,窝阔台汗知道此事后,严厉斥责了贵由,贵由差点被治罪;甚至当皇储阔出战死后,窝阔台汗却选择把汗位传给未成年的皇孙失烈门,可见贵由在父亲心中的地位之低。
  心高气傲的乃马真后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虽然阔窝台汗的正宫孛剌合真大皇后已经去世,但深受宠爱的五皇后木哥哈敦还在,乃马真后只能步步为营,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通过收买贿赂来争取朝中大臣的支持。不想夺位计划还没有完成布局,窝阔台汗就突然病死于行猎之中。由于他生前有遗嘱立失烈门为继承人,即使失烈门年幼不堪重任,五皇后木哥哈敦也决定遵从汗王遗愿。乃马真后进退维谷,不甘心自己的谋划付诸东流,正想奋力一搏,也许是天从人愿,木哥哈敦在几个月后也撒手人寰,乃马真后凭借皇长子母亲的身份名正言顺地夺得了木哥哈敦的权力,再也没有人能够掣肘乃马真后执意立贵由为可汗的意愿。
  可贵由登上王位的过程似乎并没有那么顺利,当乃马真后提出另选大汗时,重臣耶律楚材就建议说:“这件事并不是我们外姓大臣所应该议论的,既然先帝有遗嘱,就应该遵守,那才是社稷之福。”这句话犹如当头一棒,她只能沉默不语,正在这时她的心腹奥都剌合蛮反驳说:“皇孙年纪尚幼,大皇子出征未归,为何不暂请皇后称制?”这样一来政治僵局就被打破,虽然这是乃马真后在给西征未归的儿子争取时间,可令她意想不到的是,这一缓兵之计反而开启了她长达5年的统治,史称“乃马真摄政”。
  御宇万里山河
  乃马真后以失烈门年纪太小为由暂时称制,众大臣即使有反对之声,也不敢掀起太大波澜,只是大位虚悬,刚刚称制的乃马真后势弱,拔都占据西土迟迟不归,诸王大臣隔岸观火、举棋不定。在这样的形势下,乃马真后无暇顾及政治制度的改革,她的全部精力和策略都是围绕“立汗”进行的,为了替儿子继位扫除障碍,在称制的几年里她进行了大量的政治活动,对宗室大臣滥行赏赐,重新安排各部官员,包括一些重大事件的策划,都是为了强化势力、夺得汗位。乃马真后过人的机智和强硬的政治手腕,使诸王大臣感受到了她的威严,使帝国军队心甘情愿地向她臣服。
  历代统治者都会通过镇压叛乱来树立自己的权威,让四海归服,乃马真后也不例外。此时的乃马真后势力较弱,汗位交接的不顺造成中央权力真空,帝国民心不稳。成吉思汗的幼弟铁木哥斡赤斤趁此机会誓师起兵,宣称要索还窝阔台汗在位时被囚禁的亲属和家仆,否则就要率军攻向哈拉和林。在内忧外患的形势下,乃马真后展现出了一个政治家的睿智,她运筹帷幄,做出了明智的决定,甚至连铁木哥斡赤斤本人都没有想到,她居然主动送还了自己的儿子、孙子和所有的亲属,而且对他私自起兵一事也不加追究。这个史称“西迁”的事件,表面上看是局势对乃马真后逼迫使然的结果,可仔细一想,就会被她的深谋远虑所折服,因为这一举措让斡赤斤心生愧疚,对乃马真后的宽容大度也充满了感激,这样一来,铁木哥斡赤斤就成为拥护乃马真后的一支强大势力。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统治者,御人之术、制衡之道、中庸之行都是每个帝王竭尽一生所追求的,然而领悟其中精髓的帝王寥寥无几,能够付诸实践的更是屈指可数,但是无论怎样,保持朝堂的势力平衡是维护政权稳定的基本要求。乃马真后也深谙此道,她称制期间任命了一些不学无术的人担任朝廷命官,为此而饱受后人诟病,但是这种统治策略,恰恰是她精心谋划布局的产物,只不过此举引起了朝政动荡,官员人心惶惶。乃马真后的统治似乎十分极端,可这正是统治者维护自身权力的手段。
  终于,凭借树立多年的威信,乃马真后有充足的把握让儿子贵由继承汗位。1246年,在乃马真后去世的前一年召开了选汗大会,她召集诸王、贵族来到哈拉和林参加大会。由于与会诸王百官早已被乃马真后笼络,多年来也都深受她的恩惠,望着高高在上的帝国“统治者”,大家听从她的旨意一致推举贵由为大汗。
  据说贵由还假意以体弱多病为由再三推让,经过诸王大臣的再三劝进,贵由才表示同意继承汗位,并与诸王大臣达成条件互立誓言,称如果推举他为大汗,以后汗位必须由他的子孙世代相传。乃马真后没有预料到的是,此次继位誓言竟给未来“黄金家族”内部的皇位斗争埋下伏笔,对历史造成了深远影响。此情谁人还顾
  乃马真后把儿子推上了汗位,表面上看她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可命运的转盘依旧岿然不动,似乎只要她还活着就不能卸下责任,只要她还活着就是帝国权威的象征。她的“卸任不卸权”也注定了元定宗贵由汗统治的悲哀,加上他体弱多病,实在难以负担朝政事务,因此他继位后仍然听命于乃马真后,这使他完全丧失了一个蒙古帝王应有的权威。
  据清代曾廉《元书》记载:“定宗即位时,年四十矣,而不能辑诸王侯大将。”并且,不思进取的贵由在执政之后嗜酒好饮,屠寄在《蒙兀儿史记》中也说过贵由“自幼多疾,中年性好酒色,手足有拘挛之病,在位之日,常以疾不视事”,所以在他执政期间,根本无力改变帝国法制废弛、政令不一的局面。
  在乃马真后统治时代,蒙古的力量不容小觑,尊严不容侵犯,这个民族的血脉里始终流淌着征服世界的渴望。1247年,乃马真后因病去世,这个传奇般的女子撑起了蒙古帝国,却至死也没有扶起她的儿子,更不幸的是,贵由在一年之后也因病驾崩,一生拼搏终成空。此后,乃马真后在汗位继承上的精心布局被打破,“黄金家族”内部又展开了激烈的争夺,贵由皇后斡兀立海迷失的“垂帘听政”仿佛是窝阔台汗一脉的最后挣扎,但最终在拔都等人的操纵下,大位转入了拖雷一系,而海迷失后因斗争失败也被投入河中溺死,窝阔台汗一脉彻底失败,也使得乃马真后的痕迹在人们的记忆中渐渐消失。
  【责任编辑】王 凯
  相关链接
  哈拉和林位于今蒙古国境内前杭爱省西北角,蒙古帝国第二代大汗窝阔台汗七年(1235年)在此建都。13世纪中叶,这里是世界的首都,从莱茵河畔的维也纳到黄河边的汴梁,从北方寒冷的罗斯草原到炎炎烈日下的阿拉伯半岛沙漠,大半个欧亚大陆都笼罩在这座城市的权力和威势之下。罗马教皇的传教士、南宋朝廷的使节团、波斯商人的驼马队、高丽王国的进贡者……都在这里汇集;佛殿、清真寺和基督教堂……各种宗教和文化都在这里融合;大汗的诏令从这里发出,送达世界各地蒙古大军。这里集合了成吉思汗、窝阔台汗等从中欧、东欧、西亚、中亚、东亚、东北亚、南亚诸国抢掠得来的奇珍异宝和金银珠宝,数以万计。1260年蒙古内战后,这座城市衰落为一个地区性的中心。2004年,哈拉和林与其周围景观成为蒙古国唯一的世界文化遗产,其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上的名称为“鄂尔浑峡谷文化景观”。
掌权蒙古的女人——乃马真后
掌权蒙古的女人——乃马真后
掌权蒙古的女人——乃马真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