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有偷窥欲

  • A+
所属分类:百科知识2015年

前不久,一位英国华裔医生杨林和因偷窥被发现而被警方逮捕。杨林和曾在3年多的时间里,在医院及他自己家中的洗手间内安装针孔摄像头,偷拍他人上厕所。2014年4月,杨林和在伦敦南部圣安东尼医院厕所安装的摄像头突然掉落,被一名女同事发现后报警。这位邻居眼中备受尊敬的医学专家被捕时曾说,“我会坐牢吗?我不能告诉家人”,他似乎是恳请警方为他保密;但杨医生却又主动公开自己是知名影星杨紫琼的哥哥,摆明了希望更多人知道此事,这次偷窥事件也就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杨医生前后矛盾的行为,很容易使人感到好奇。他的矛盾行为究竟是出于怎样的心理?长达3年的偷窥行为,又是基于什么样的心理动因呢?
  偷窥与禁忌
  人的好奇心自出生之日就天然存在,而且越是被禁止的、禁忌的,好奇心就越大。在许多传说故事里,都有“只管向前走不要回头,否则灾难就会降临”之类的告诫。但故事的主人公向来都无法抵挡好奇心的诱惑,宁可瞬间失去所有,都要去一探究竟。
  如今是价值多元的现代社会,而“性”依然是最大的禁忌。对于人的欲望来说,越压抑,反弹的力量就越大。在中国民间,闹洞房、听房作为一种民俗被保留至今。在一对新人新婚的晚上,邻居的小伙子们就躲在床底下、窗台边或其他不易被发现的角落里,等着偷窥新人的春光大戏。没有人会把这样的行为视作偷窥而加以谴责,还反而认为这是一种庆贺,一种祝福。从心理学角度来看,这更多是以喜庆之名,行欲望释放之实。
  偷窥欲人人都有,但如果偷窥变成一种无法自控的行为,成为一个人生活里的主要内容,就会带来种种的麻烦。除了可能受到法律和道德的惩罚,还会严重影响自己的生活和工作,那些耗费在策划和实施偷窥的时间和精力,本来可以用去创造丰富而有意义的生活内容,而今却只能无可奈何地被偷窥欲望所占据,这是让人又沮丧又懊恼的事。
  偷窥,另类的性满足
  偷窥,就是只能看而不能真正得到,并且需要在无人知晓的地方独自完成。就偷窥的这个特性来说,男性比女性的欲望更强烈,也更能通过偷窥得到性满足。这是因为男性大多视觉体验发达,他们仅凭视觉刺激就可迅速调动性欲望,并达到某种程度上的性满足。
  前文提到的偷窥者杨医生已经结婚生育,但是依然需要不断地偷窥别人,所以他的偷窥行为并不是因为对性欲求的不满,而更多是一种心理上的需要。通常偷窥者真正实施性侵犯的概率是非常小的,他们更多满足于视觉的刺激和大脑里对性的想象,而不是真的去付诸“行动”。但往往他们这样的行为,会给被偷窥者带来极大的心理困扰,有强烈的心理空间被侵入的不安全感,那是很可怕的。正是因为如此,法律才会对这种行为进行制裁。
  偷窥与性心理发展
  通常来说,偷窥行为并不会无缘无故发生,而是在人生活的早期阶段就已经埋下种子。小男孩最早的性对象,都是自己生命里出现的第一位女性,自己的母亲——这样的观点也许让很多人都难以接受,但这种性的指向,或明或暗都在家庭里隐秘地发生着。
  但小男孩的这个愿望永远不可能得到满足,基于人类社会对乱伦的禁忌,基于占有母亲将会被父亲惩罚乃至杀死的恐惧,于是他们只好压抑这个需要。大部分人的心理发展都会依着社会秩序向前走,最后他们会承认母亲是父亲的女人,转而认同父亲。但是有少部分人却会固着在这个时期,一味努力压抑对母亲的性欲望,目光无法朝向更广阔的生活。他们会发展出不同程度的性心理障碍,偷窥狂便是其中一种。
  性欲望的特点是越压抑反弹的力度就越大,于是小男孩们会陷入“压抑-反抗”的冲突模式,久而久之就导致身体和心理发展的分裂。他们成年之后,将无法像普通人那样用健康有益的方式满足性需要,也难于建立稳定深入的性关系。简单来说,持续的偷窥行为某种程度上是通过偷窥女性的身体,替代性地满足儿时渴望占有母亲的潜意识愿望。
  据媒体报道:“杨建德(杨医生的父亲)去世后,他在英国当医生的四儿子并未出席葬礼。”那意味着杨医生与父亲的关系非常不和睦,甚至不愿意见父亲最后一面。再结合杨医生持续性的偷窥行为,我们不难联想到,也许在他的心目中,父亲是那个可能会惩罚他的人,对于童年的他来说那是充满焦虑和恐惧的。这样强烈的情绪,让他有意识地远离父亲,选择去英国发展,而不是像自己的妹妹杨紫琼一样留在马来西亚。
  偷窥与罪恶感
  “压抑-反抗”模式是一种非常痛苦的心理状态。偷窥者每天生活在与欲望的对抗里,内心十分痛苦,并且由于法律、道德对偷窥行为的负面态度,他们一直背负着沉重的心理负担。有新闻就曾报道过,某男青年因无法自控地偷窥竟试图自杀。
  偷窥和罪恶感是双胞胎的关系。当一个人在实施偷窥时,他非常清楚这是为人所不齿的,一个“偷”字形象地描述了这种行为的性质,所以偷窥者会对自己有很多谴责,认为自己应该受到惩罚。此时偷窥者们会有一种非常复杂的情绪体验:快感、满足感、罪恶感、内疚、害怕等等,这极大地耗费了他们的心理能量,也让生活陷入困顿和慌乱。同时,他们也极度渴望能从这种状态里得到解脱。也就是说,犯罪者其实潜意识里是非常渴望自己被发现的,因为独自承担那么多秘密,是非常大的心理包袱。如果能够被发现,他也就得以从复杂的情绪漩涡和无法自控的生活里得到解脱,同时也达成自我惩罚的潜意识愿望。
  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摄像头会无缘无故自行脱落,极有可能是杨医生自己在潜意识驱使下的故意为之。至于他主动说出与杨紫琼的关系,给父亲挚爱的妹妹惹一身“是非”,也许能让与父亲关系不睦的杨医生隐隐地感到快意。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这可能是一种对父亲的报复:看吧,其实我是有能力打败你的。
  人人都有偷窥欲
  偷窥的欲望不只是违法的偷窥者才会有,事实上每个人都有,欲望同样也是强烈的。近几年各种真人秀节目的盛行,一些鼓励人们自曝隐私的社交媒体的涌现,以及可以删除访问痕迹的网络工具等的出现,就可见一斑。人们热衷观看24小时无死角拍摄的明星生活,沉迷阅读别人或欢乐或惨痛的生活故事,喜欢“我看了你但是你却不知道”的隐秘快感,其实就是在变相满足偷窥欲。
  但有所不同的是,心理发展较健全的人,大多都能够管理自己的偷窥欲,并且有着多元的自我满足渠道。如果人们有能力建立稳定而安全的亲密关系,能够在亲密关系里感受到爱和温暖,与伴侣共同创造丰富而愉悦的性体验,就可以用成年人的方式去享受性,而不是反复停留在孩童式的“看而不得”的痛苦纠缠里。
  【责任编辑】张小萌
人人都有偷窥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