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丝绸路,追寻古人迹

  • A+

马中欣
  美籍华人,环球旅行家。背包徒步旅行30年,走遍全球100多个国家,多次深入亚马孙河丛林、撒哈拉沙漠、喜马拉雅山脉、南北极等地探险。
  十探丝路,对话千年前的旅人
  在我旅行生涯的前十年,我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国内,几乎走遍了全中国。有人问我对哪里印象最深时,我的回答毫不犹豫:当然是丝绸之路,我前前后后总共走过十次。我出生在丝绸之路上的重要一站——兰州,丝绸之路与我的生命是连接在一起的。我最迷恋的是丝绸之路的新疆段,那里的自然景观包罗万象,山川、河流、沙漠、高原……都非常独特,很难用言语来描述天山南北两条路线的雄伟壮丽。
  十走丝路,除了饱览壮美的风光,当然也遇到非常多的危险,其中最让我难忘的,就是1982年我单人徒步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那里白天温度高达40摄氏度,挥汗如雨,晚上却又降到0摄氏度,冻到不行。沙漠里,有时几天都找不到一户人家,除了挨饿挨冻,还要忍受皮肤干燥开裂的痛苦。那时候,也会问自己为何要来受罪,万一就此死去也没有人会知道。可是不体验苦难,又怎会珍惜生命里的一切美好呢?
  特别是在玄奘曾经讲学诵经的克孜尔千佛洞窟的寺庙遗址,其周围环境历经千年不曾改变,我前后去过三次,每次身处其中,我都感觉恍如隔世,似乎能够与玄奘大师进行一场穿越时空的交流。玄奘当年去西域是去取经,学习佛法,我走丝绸之路也是“取经”,取的是旅行和人生的经。
  王维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秘书长。参加野外科考工作35年,参加高山、沙漠、海洋、峡谷、两极考察40余次。
  探秘罗布泊深处的小河墓地
  2001年年初,由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和中国中央电视台共同组织的“中国塔里木河下游科学探险考察队”前往新疆,重点对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楼兰古城和米兰古城,神秘的小河墓地,以及罗布泊湖心地区进行了人文、地理和生态环境考察。这次活动的收获非常大,相关的故事也很多,这里只简要讲讲关于考察小河墓地的情况。
  但是自此之后,再也没有后继者进入这片神秘的沙漠。直到时隔66年,我们的考察队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了这里。只见在浩瀚的沙海中,一个小沙丘突兀而起,沙包上密集竖立着上百根胡杨树般的木桩。沙丘高约10米,顶部墓地总面积大约有2000平方米左右。这就是小河基地。
  地面上的沙堆里裸露着一具挨着一具的船形棺材,大约有十几具,埋在沙子下面的可能还有几百具甚至上千具。每具露出地面的棺材都被牛皮包裹,但在经过几千年风沙的侵蚀后,牛皮都已支离破碎。棺木大都破损严重,也可能是由于盗墓者的破坏,墓地上满是散乱的棺材板、骷髅、枯骨、碎麻布片、破碎的鱼网以及动物皮毛。在寒冷的天气里,整个墓地沉浸在一种神秘和肃杀的气氛中,就像进入了岁月倒流的时光隧道。
  1934年夏天,贝格曼发现并考察小河墓地后,这里就被世界考古学界认为是一个难解的千古之谜。考察队的专家们经过实地勘测后初步认定,这里可能就是古楼兰国王公贵族的墓地。高耸的胡杨木桩、满坡的棺板、巨大的船桨以及破碎的渔网和具具干尸,反映着几千年来环境的巨大变化。当年这里曾三面环水,草木茂盛,水满鱼肥,人们靠打鱼为生。而今这里却是沙海茫茫,异常干旱,毫无生机。昔日罗布泊地区的繁荣,古丝绸之路的辉煌,我们只能从古人留下的遗迹中去体会了。
  翟墨
  航海家、艺术家。2007年至2009年,首次完成中国人单人无动力帆船环球航海壮举,被国家海洋局聘请为“海洋公益形象大使”。
  一个人的环球航海
  很多人知道我,是因为我的环球航海。2007年1月6日,我从山东日照启航,驾驶着一艘无动力帆船,开始了环球航海之旅。我沿着黄海、东海、南海出境,过雅加达、马达加斯加、好望角、巴拿马,穿越莫桑比克海峡、加勒比海等海域,横跨印度洋、大西洋、太平洋,历时900多个日日夜夜,于2009年8月16日抵达终点日照。这次的总航程达35000海里,我也因此成为“中国单人无动力帆船环球第一人”。
  但是郑和航海的目的是“宣扬国威”,耗费了相当多的财力却没有获得相应的经济回报,也没有留下航海日志等宝贵史料,这是非常可惜的。我环球航海,是为了追求梦想,是为了航海精神。
  能完成环球航海的梦想,我非常欣慰。当年我立志要去航海,就是因为一位挪威老船长的话深深刺痛了我的心,他说:“我航海行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在海上见过一个中国人”。就在这个刺激之下,没过几天,我用全部的积蓄加上卖画的收入,买了一艘二手帆船,其实在这个时候,我对于航海还一无所知。然后我用了5个小时学习了帆船驾驶,就此驶向大海,驶向梦想。这是2000年的事情。
  后来,我一边练习航海技术,一边筹备自己的环球航海之旅,中间的挫折与坎坷就不多细说,2007年,我的梦想终于起航了。两年半的时间,一个人驾驶着一艘无动力帆船,漂泊在茫茫大海上。遇到过海盗,遇到过鲨鱼,遇到过风暴,多少次的死里逃生……真的是说不清了,不过,其中最危险的一次至今印象深刻,那就是闯入美军基地。
  那是2007年7月,我在印度洋遭遇到长达12天的风暴。飓风掀起的狂澜高达十几米,帆船跌到浪谷的时候,就完全看不到前面的天空,帆被肆虐的风浪撕成一条条的。最可怕的事情是,自动方向舵上的一个螺丝被生生打断,我只好启动应急舵,仅靠人力掌舵航行。抱着人在船在、船亡人亡的决心,我跟狂风巨浪进行一次次殊死决斗,一直坚持了七天七夜。最后实在坚持不住了,我冒着生命危险闯入了迪戈·加西亚岛,这是美军在印度洋中的军事基地。荷枪实弹的士兵们瞬间将我包围,语言不通,无法交流,但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反而为了终于能够脱离风暴而感到庆幸。经过朋友在电话里的交涉,我终于没有被认作间谍,而是在被“囚禁”了一晚之后就“无罪释放”。他们还帮我修好了损伤的船,给我补充了一些给养。死里逃生,我觉得自己简直太幸运了!同时我也感觉到,是我的环球航海的梦想和勇气感染了身边的人,让他们对我伸出了友情之手。因为航海,我学会了很多东西,认识了很多朋友,收获了太多太多,而我所能做的,就是希望让更多的人去了解海洋,了解帆船,去体验航海的感觉。只有亲自去航海,你才能体会到一种在陆地上永远体验不到的感觉。
  今年“丝绸之路”申遗成功,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但我的心中同时也有遗憾,我希望我们的海上丝绸之路也能尽快成为世界遗产。目前我正在积极准备“2015重走海上丝绸之路”的活动,以此来支持海上丝绸之路申遗。希望更多的人一起来关注海洋,体验大海的丰富与博大。
  安少华
  新疆户外徒步探险代表人物,曾从南北两线攀登珠穆朗玛峰,带队挖掘天山廊道极具挑战性的古道,组织多次国内、国际山地救援活动。
  探秘夏特古道,重走玄奘之路
  我一直生活在新疆,对于丝绸之路是比较熟悉的。丝绸之路是一条商贸之路,它需要在人烟密集的地方通过。而新疆的地貌特点是“三山夹两盆”,所以丝绸之路在新疆地段就分成了三路。而且除了天山南北的两条主干道,在天山中间还隐藏着许多条跨越天山南北的古道,比如夏特古道、乌孙古道、狼塔C线等,这些道路都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但后来逐渐荒废了。
  2003年左右,我刚开始接触户外,特别迷恋探路。因为我是学水利的,会看地形图,再加上GPS这些先进设备,对于户外探路是非常有帮助的。凭着一股子热情,我探出了新疆户外界难度最高、但风光最美的三条线路,其中一条就是玄奘曾经走过的夏特古道。
  夏特古道北起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昭苏县的夏特牧场,南至阿克苏地区温宿县的破城子,它沟通天山南北,全长120千米,是伊犁通南疆的捷径。这条路的历史十分悠久,但是随着新疆南北疆公路的贯通,已经60多年没人走了。这条路的地质条件十分复杂,有很多高山垭口、激流、冰川,曾经有几个人在探路的过程中受伤甚至遇难,这更让这条路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2004年,我和几位队友一起探路成功,自此之后,这条路线成为全国驴友们心目中的终极挑战路线,很多人为了走这条路甚至会准备好几年。
  穿越夏特古道主要有四大危险:第一是横跨7千米的冰川地带,整个山谷中都是冰雪与石头的混合物,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冰裂缝,山上还不时有石头滚落下来。第二是下冰川,冰川的末尾是高约200米的陡峭冰坡,还有一些巨大的裂缝,失足滑落而下是致命的。第三是过冰河,木札尔特河中的水是冰川融水,温度很低,河水汹涌奔流,一旦摔倒就会导致人迅速失温,被河水冲走。第四是野生动物众多,有被袭击的危险,我就亲眼看到过雪豹。虽然夏特古道如此危险,但是只要经过充分准备,做好各种防范措施,由专业的户外领队带领,是可以安全完成的。
  我觉得丝绸之路经济带未来会把沿途的城市串联起来,物产、资源的交流会大大加强,对于经济发展会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而且丝绸之路沿线的风光太美了,历史文化遗迹又特别多,非常适合发展旅游。
  吴涛
  国际古道联合会中国部负责人,近30年户外徒步探险经历,专注世界范围内古道的发掘和保护工作,整理出1000条古道的资料,提出“世界十大古道”等概念。
  探秘高加索山区的亚欧通道
  2014年,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联合申报的丝绸之路被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对于一个热爱古道,专门研究和行走古道的人来说,这是个让我激动振奋的消息。这说明以古道为重要内容的线性文化遗产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丝绸之路是一个庞大的路网系统,20多年来,我曾经多次行走。除了国内和中亚部分,我还曾前往俄罗斯、土耳其、埃及、印度等国家进行深入考察,亲身体会到丝绸之路在中外文化交流方面的重要作用。其中很难忘的一段经历就是去俄罗斯的高加索地区。2012年,我在参加一次电视节目的时候认识了俄罗斯小伙子大卫,聊天的时候,他得知我在研究和行走世界各地的古道,就热情邀请我去他的家乡。
  高加索地区是世界上自然风光极美丽的地区之一,这里的山峰不少都在海拔五千米以上,终年积雪,被称为“不可到达之地”。大卫带我来到风光迤逦的库尔泰山谷,山谷中间小道弯弯曲曲,路边是流淌着白色水流的菲阿格东河。据当地人讲,当年成吉思汗大军在穿越高加索山时曾经经过库尔泰山谷,居住在山谷中的奥塞梯人进行了英勇的抵抗。有个村庄叫作达格夫,就是“山谷保卫者”的意思。如今这条道路两侧山的崖壁上还有很多用于观察和射箭的孔洞,山坡的重要地段遗留下来不少的战斗塔。
  让我惊讶的是,弗拉季高加索市里边居然有一座中国纪念碑,上面用俄文刻着:“永远怀念在国内战争期间为捍卫苏维埃政权献身的中国同志”。这是1917年的事情,原来两国之间还有这样的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古老的丝绸之路的内涵十分丰富,它既带来贸易的繁荣和文化的传播,也发生着战争与冲突,更重要的是记录着沿途人们的交流和友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之间因为这条古老道路而缔结的友谊,一直延续到近代,我相信在未来会有更深远的发展。
  本文在采访过程中得到国际古道联合会吴涛先生的许多帮助,特此致谢。
  (责任编辑/冷林蔚)
重走丝绸路,追寻古人迹
重走丝绸路,追寻古人迹
重走丝绸路,追寻古人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