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西域的佛教圣地——龟兹

  • A+
所属分类:百科知识2014年

在古代西域大地上有这样一个地方,东靠焉耆,西邻疏勒,北接突厥,南通于阗,黄河比邻东流;其地物产丰饶,粮多稻粟,畜有良马;虽远居西域,却以其歌舞久负盛名于中原地区。它游离于强国之间,得以屹立近900年而不倒;它对佛教的崇信,丝毫不亚于历史上任何一个以崇佛而著称的国家,它对佛教发展所做出的贡献以及留给后世的佛教艺术宝藏,在历史的画卷中留下浓重的一笔。它就是龟兹古国,一个足以媲美敦煌的佛教圣地。
  崇佛倡佛 龟兹佛教一枝独秀
  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已无法从现有的史书中考证佛教传入龟兹的准确时间。可以肯定的是,自公元前3世纪起,孔雀王朝的阿育王大肆弘扬佛法,佛教开始从印度本土向外传播;约公元前1世纪,佛教沿着“北传佛教”的路线到达西域,之后又大体按照“丝绸之路”的路线,自西向东深入西域各地,最后才抵达中原地区。可以说,龟兹信仰佛教的历史远比中原地区悠久。
  虽然无法考证佛教进入龟兹的准确时间,但一些史书典籍中有关龟兹的记载表明:3世纪时,佛教在龟兹已经普遍流行,上到王室贵族官僚,下到普通百姓都欣然接受了佛教的熏陶。佛教以其富有哲理的教义和别开生面的传教方式,为龟兹人民的宗教生活注入新的活力,逐渐在龟兹多元化的宗教中占据了统治地位。龟兹人民对佛教的信仰已不能仅用“热情”一词来形容,其已达到了一种近似痴狂的程度:人们不但争相出家为僧,而且大兴土木,修建庙宇、寺院、石窟。如果游走在当时的龟兹王城,你会发现周围的人不是僧侣就是信徒,一尊尊佛像、一座座庙宇令人目不暇接。
  随着佛教的兴盛,龟兹还诞生了一个新的节日——行像节。每到这一天,龟兹王城就变成欢腾的“海洋”,当几个僧人推着立于四轮车之上的巨大佛像缓缓地由城门外向城内驶来时,包括国王、王后在内的所有人都赤脚捧着一炷香走下城门,虔诚地跪在佛像前,大礼参拜。参拜完毕,便开始举行大型的庆祝活动。伴随着城楼上各种乐器的奏响,男女老少赤脚露膀,一边起舞,一边用水相互泼洒,这就是龟兹著名的“乞寒舞”。唐代高僧玄奘在途经龟兹时适逢此节,曾随国王一同观赏节日庆典仪式,并受国王邀请脱去袈裟鞋袜,同众人一起起舞,畅快自在。
  龟兹佛教的鼎盛与统治者的极力推崇是密不可分的。龟兹王不但大力支持佛教,自己也是佛教忠实的信仰者,他在自己的王宫中雕镂佛像,还经常去著名的寺院内礼佛供养。行像节期间,龟兹王会减少或停止政务,诚心沐浴,吃斋诵佛,认真聆听高僧宣讲佛法。对一些有突出成就的高僧,龟兹王还待以殊礼,甚至商讨国事时也要征求高僧的意见。其他的王室贵族更是佛教的忠实信徒,他们不但每天诚心地吃斋诵佛,有的甚至放弃荣华富贵、遁入空门成为僧侣。可以说,在整个西域,从没有哪个国家像龟兹这样痴迷于佛教。
  得益于佛教的鼎盛,龟兹在整个西域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其他国家的王侯贵族甚至长途跋涉来到龟兹削发出家、研习佛法,此时的龟兹已经成为西域乃至中北亚地区的佛教中心。
  东西昭怙厘大寺 历千年沧桑风采依旧
  随着佛教在龟兹的日益兴盛,大量的寺庙、石窟、佛像建筑拔地而起。《晋书·四夷传》中记载:“龟兹国,西去洛阳八千二百八十里,俗有城郭,其城三重,中有佛塔庙千所。”僧祐所撰《出三藏记集》中对当时龟兹佛教记述道:“寺甚多,修饰至丽,王宫雕镂,立佛形象,与寺无异。”当年唐朝高僧玄奘途径龟兹,也在其《大唐西域记》中记载当时龟兹“伽蓝百余所,僧徒五千人……大城西门外,路左右,各有立佛像,高九十余尺。于此像前,建五年一大会处”。
  虽然龟兹佛寺林立、石窟成群,但史书中对其记载甚少;随着时光流逝、历史变迁,得以留存至今的更是少之又少。我们从现存佛寺、石窟的断壁残垣中,依稀可以窥探到当时佛香缭绕、僧徒云集的光鲜盛景。
  现已发掘的寺庙中,最著名的当属东西昭怙厘大寺。对这个大寺,玄奘曾有详细记载:“荒城北四十余里,接山阿,隔一河水,有二伽蓝,同名昭怙厘,而东西相称。佛像装饰,殆越人工。僧徒清肃,诚为勤励。东昭怙厘佛堂中有玉石,面广二尺余,色带黄白,状如海蛤,其上有佛足履之迹,长尺有八寸,广有六寸矣。或有斋日,照烛光明。”
  现存的东西昭怙厘大寺虽已不见当年繁华,但依然宏大,其遗址分布于库车河东西两侧,仅河西遗址就长达685米,宽170米。3座土坯塔矗立其中,均为方形塔身,土坯垒砌。其中北塔塔基宽27米,顶部宽5米,通高13米,分4级,最为突出的是在塔北面和南面均有大大小小的佛洞环绕,是当时的僧人坐禅所用;中塔基部宽22.5米,顶部宽2米,通高13.2米,分5级;南塔较小,基部宽16米,顶宽3米,通高11.1米。河东遗址南北长535米,东西宽146米,亦有3塔身在其中,但规模相对较小,最大的中塔基部才不过宽10米,顶宽5.5米,通高9.4米。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南塔东面一排东西走向的3个佛洞,其周围还分布一些破旧的僧房、禅房等佛教建筑遗址。
  如今的东西昭怙厘大寺是为数不多、历经千年沧桑而得以保存的最为正统的龟兹佛教建筑。其他诸如阿奢理贰寺、莲花寺、东西柘厥寺、耶婆瑟鸡寺等众多宏伟的佛寺,我们则只能依据史书的描述来想象它们的风采。
  石窟壁画 佛教文化的生动展示
  除了佛寺,现存最为完整和宏大的龟兹佛教建筑就是石窟。龟兹故地多山地,多有适于开凿洞窟的岩石石壁。在龟兹佛教兴盛的时期,石窟艺术也得以蓬勃发展,龟兹石窟壁画举世闻名。龟兹石窟壁画艺术远早于敦煌壁画,而且更富有印度西北部犍陀罗艺术气息和西域民族特色,被众多国际人士认为是中亚艺术的鼎盛高峰。
  在最大的石窟——克孜尔石窟中已发现总面积约1万平方米的壁画。克孜尔石窟壁画内容丰富多彩,有关于佛、菩萨的本生故事、因缘故事、佛传故事的壁画,还有众多伎乐飞天奏乐起舞的生动场景和飞禽走兽、奇花异草的美丽图案等。可以说,每一幅壁画都讲述着一个动人的故事。如《象王本生图》中就有这样一个传说:在龟兹古国的一个地方,那里的人们忍受着饥荒的煎熬,象王不忍看着人们受灾受难,便对他们说在山那边有一头死象,你们可以去吃它的肉。人们顺着象王的指引走向山那边。而象王此刻却沿着一条不为人知的小路来到悬崖边,纵身跳下万丈深渊,摔死在山那边。象王奉献出自己的肉体让人免除饥饿的折磨,自己也因此得到灵魂的永生。另一幅《萨埵那太子舍身饲虎图》也描绘了一个类似的故事。
  曾风靡中原的龟兹乐在壁画中也有突出体现:38号洞窟的两壁上各绘有7组伎乐天,乐手们手持排箫、笛子、箜篌、琵琶、阮咸等乐器,虽只看其景、不闻其声,但通过画师精彩细致的描绘,我们仿佛已经置身其中,享受着只应天上有的美妙音乐。
  仅次于克孜尔石窟的是库木吐拉石窟,共有72个洞窟。库木吐拉石窟中的代表作是一幅《天堂乐园图》:壁画中间有一座庄重威严的大佛,大佛两边各有一位丰姿飘逸的菩萨,各种乐器飞舞在他们周围,自动发出动听的音乐。这极富想象力的描绘令人惊叹。
  除了上述两座石窟外,得以保存的还有森林赛木石窟、克孜尔尕哈石窟、玛扎伯哈石窟等。这些石窟虽没有克孜尔、库木吐拉石窟那样宏大,但石窟内部的壁画同样精美绝伦,皆为不可多得的珍贵艺术品。
  在克孜尔石窟附近的山坳里有一个名叫千泪泉的地方,那里流传着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古代龟兹国有一位美丽的公主与一个勤劳聪明的小石匠深深相爱,国王听说此事,怒从心起,便使出奸计刁难小石匠。他告诉小石匠:“你若想取公主为妻,就必须先去山里开凿1000个洞窟,以示你的诚意。等你完成了,公主自然就会许配给你。”小石匠知道国王是故意刁难自己,但为了能与公主早日在一起,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接受了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来到大山之间,昼夜不停地开凿洞窟。时间流逝,一个个洞窟被开凿,在挖到第999个洞窟的时候,眼见幸福就在眼前的小石匠却不幸累死了。一直在宫里等待小石匠的公主,偷偷地跑到山里去找自己的爱人,听到小石匠不幸累死的消息后,公主痛不欲生,跳下高高的山崖,以死殉情。大山里的山石土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无不为这对恋人的悲剧而落泪,一串串、一滴滴汇成了千泪泉。如今千泪泉边绿草丛生、鸟语花香,泉水顺着半山腰淅淅沥沥而下,成为大山之中一处绝妙奇景。
  精美的龟兹石窟既是艺术的殿堂,也是文化的传承者,它们是古代人民汗水与智慧的结晶,是值得后人永远珍藏的财富。
  【责任编辑】王 凯
古代西域的佛教圣地——龟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