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成瘾: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

  • A+
所属分类:百科知识2014年

随着美国高尔夫球运动员老虎伍兹的“性成瘾”治疗,性成瘾不仅成为公众谈论的热点谈资,而且引发了巨大的争论。
  性成瘾概念的提出和目前的状况
  在性成瘾一词出现之前,人们最初是用“色情狂”和“性欲过度”等描述在性行为上有过度需求的人和行为。后来,又有更多的名词用来描述相似和相同的过度性行为,如性欲倒错、过度色情、性欲高涨、滥交、花痴、力比多过剩等。1964年,美国心理学家阿尔伯特·艾利斯和社会学家爱德华·萨格因共同出版的一本书《色情狂:对性欲过度者的研究》就对性成瘾有初步的描述。
  20世纪70年代,美国波士顿酒精匿名俱乐部的一名成员科尔曼直接把自己过度的性行为称为性成瘾,因为性成瘾就是沉溺于性和爱,如同一个人沉溺于酒精一样。此后,对于性成瘾的探讨、争论就向全球蔓延,关于性成瘾的研究和话题延绵不绝,而且数量颇多。1983年,帕特里克·卡恩斯出版了《走出阴影:了解性成瘾》一书,认为性成瘾是一种逐渐形成的精神病。后来,性成瘾就被描绘为一种病态的性行为。
  今天,在集结了心理学、精神病学、生理学、生物化学和社会学等学科的大量研究和讨论后,尽管始终存在争议,但对于性成瘾有了一些初步的解释。
  首先对于性成瘾有了一个初步的定义。性成瘾又称性高潮瘾,全称性爱上瘾症,是指个体出现强烈的、被迫的连续或周期性的性冲动行为,如果这些性冲动得不到满足,就会产生焦虑不安和痛苦。
  对于如何判定性成瘾,有一些辨别标准,例如有下面一些情况:
  1.性行为的次数和性对象的数量超过自己的预期。
  2.一心装着性爱并对此十分渴望,想要抑制这种渴望但难以成功。
  3.对于性的想象已经影响了其他活动,或者尽管想要停止却仍然纠缠于过度的性行为。
  4.花费大量的时间在与性爱相关的事情上,如花好几个小时看色情网站,频繁猎艳等。
  5.因追求性爱而忽视工作、学习和家庭的责任。
  6.沉迷于性行为不顾其负面影响,包括家庭、婚姻、恋爱关系破裂和健康隐患。
  7.为了达到渴望的效果而不断增加性行为的频率,如寻找更多的性伴侣。
  8.当无法与别人发生性关系时就会十分暴躁、焦虑和痛苦。
  所谓性成瘾者大多是30~40岁的男子,这个年龄段是男人一生中性生理最为活跃的时期,他们如同吸毒者、赌徒、酒鬼一般,一旦性瘾发作,就会不顾一切放下所有工作,去寻找发泄的对象。如果一个人沉溺在网络色情中不能自拔,也很有可能是性成瘾。
  尽管有这些基本认知和解释,但是,性成瘾一说也难以得到社会的全面认同,并且受到强烈批评。
  伍兹是性成瘾者吗?不是
  2009年11月底,伍兹发生“车祸门”事件,继而被曝光与十几位女子有染。跟随伍兹6年的挥杆教练汉克·黑尼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伍兹是位性成瘾者。为挽救濒临破裂的家庭,2010年,伍兹接受妻子艾琳的建议到密西西比的松林诊所接受性成瘾治疗,治疗经历了约6周。外界认为,伍兹的治疗效果非常不错,艾琳对此也感到十分满意,在通过“家庭周”等一系列辅导之后,两人的关系得到了很大程度的修复。
  但是,伍兹接受完性成瘾治疗之后马上就说这个治疗的坏话。他形容治疗非常恐怖,是他经历过的最坏事情,也是他做过的最坏的事情。可是他并没有提供任何细节。
  当然,很多人并不认为伍兹患有性成瘾,他的一切都是在“装”。
  对性成瘾不屑一顾的人认为,性成瘾不是一个确切的概念,而是那些性欲较强者的一种行为特征。特别是当那些人频繁的性行为或滥交与社会价值相冲突的时候,性成瘾是这些人杜撰出来掩盖自己不符合社会和性伦理行为的说辞和借口,例如伍兹,他的性行为与精神疾病并无关系。
  更重要的是,性成瘾之说并未得到学术界的认同。最新修订并于2013年5月发布的美国精神病学会(APA)第五版《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沿袭了以前的传统,并未将性成瘾列为一种精神疾病,而是在未特定的性功能障碍中予以一定的解释,有一些人“与许多人发生多次性行为并感到苦恼,这些人对他们来说,就像一件物品,此人对此行为模式感到痛苦”。
  这好像是针对伍兹所说的。不过,这种解释也让反对和支持性成瘾之说的人有了根据。支持者认为,这个解释与目前所说的性成瘾的定义较为相似。但是,反对者认为,就美国精神病学会的态度和表述来看,性成瘾并不存在。如果要坚持认定美国精神病学会承认性成瘾是一种疾病,则可以表述为,这是一种特殊的“性欲过度障碍”。
  另一方面,一些性学和心理学研究人员也明确表态反对性成瘾的提法和概念,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例如,性学家、“世界华人性学家协会”(WACS)创会人阮芳赋认为,性成瘾不是一个正确的概念。
  阮芳赋说,1988年他写过一篇千字文,介绍那时还刚刚出道不太久的性成瘾诊治热,将其译为“性沉溺症”,短文的内容主要根据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兰德斯等人在1988年7月号《人类性生活的医疗状况》上发表的文章而写成。“那时笔者的性学学业尚不精,不经意也就‘掉入陷阱’,成为了早期把‘性成瘾’介绍给华文世界的人之一。”
  阮芳赋此说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性成瘾没有物质基础,二是性成瘾不能用来描述复杂的性行为。就第一个原因,阮芳赋认为,“成瘾”的概念起初来源于“毒品成瘾”“酒精成瘾”,这些成瘾都是对于有特定化学结构的单纯的物质的依赖;而“性欲”和“性行为”本身并不是一种单纯的物质(这并不否认它们会有体内的复合的物质基础),因此,从“毒品成瘾”和“酒精成瘾”等衍生出“性成瘾”是违反基本的逻辑(形式逻辑,即“亚里士多德逻辑”)规则的。
  就第二个原因,阮芳赋引用德国性学家欧文·黑伯乐在其《性学中使用不当的专业术语》一文的一段话予以解释:
  性成瘾类推自“毒品成瘾”,常常用于描述过度地关注性行为,因此才有“防止上瘾”一说。不过,这种语言花招似乎过于草率了。因为,它试图用一把标尺来测量多种多样的事物;同理,它阻碍人们洞悉各种性行为的原因和动机,譬如习惯性的性行为、强迫性的性行为、不满足的性行为、愚蠢的性行为、任性的性行为、自我损伤的性行为、轻率的性行为和具有侵略性的性行为等等,这些是不可能都用一个术语来加以诠释的。甚至于性需求较少的人出于嫉妒的原因,会把某些精力特别旺盛的人的性行为也说成是“性成瘾”。女性瘾者,这个可能有
  2014年2月9日,《女性瘾者(上)》在柏林电影节上亮相,引发哄动。影片描述了主人公、女性瘾者乔从出生到50岁的性欲旅程。影片不仅以赤裸裸的画面展现乔在生活中的享乐滥交、结交有妇之夫伤害他人家庭等,而且借乔的行为把数学、哲学、音乐等融入到对性成瘾的解析中。
  观看过影片的人认为,这是对现实生活中性成瘾者的贴切描述,乔代表了现实生活中的一些性成瘾者。此外,认为性成瘾在生活中存在的人还从各个方面对性成瘾进行了解读,并用一些研究结果来证明性成瘾就是一种心理疾病。主要根据是,行为成瘾(性成瘾是其中一种)与物质成瘾一样会发生大脑的变化。因为,性爱与色情作品就像可卡因。
  2012年8月2日,美国成瘾医学协会(ASAM)在其网站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性成瘾与毒瘾一样真实。这个结论是建立在80多名专家用4年时间进行的研究基础之上,其中包括对大量大脑神经作用的发现,以及神经系统20多年的最新研究进展的回顾。
  成瘾医学协会委员会主席哈列贾博士对包括性成瘾在内的行为成瘾进行了新的解释:相比那些传染性疾病,我们也将成瘾视为一种疾病。成瘾就是成瘾,无论你如何奇妙地控制你大脑念头的方向,一旦它(上瘾)改变了你的大脑思维方向,你将非常容易地完全成瘾。
  缠斗与悖论
  支持性成瘾说与反对性成瘾说双方现在还陷入了缠斗和悖论。一项新的研究做了最好的诠释。
  美国新墨西哥大学心理学系的斯蒂尔等人发表于2013年7月16日的《社会情感神经学与心理学》上的一篇文章揭示了性成瘾者在脑电图上的变化,但是,对此结果,反对性成瘾者和支持成性成瘾者都认为,该项研究结果实际上就是对自己所持观点的证明。
  研究人员选择了52名声称为性成瘾者(包括男性和女性)进行脑电图测试,以检测色情作品对他们大脑的影响。这些受试者一边看色情作品(接受刺激),一边接受脑电图测试,结果显示,受试者呈现出的大脑电反应是随着观看色情作品逐渐变大的,就像那些正常人的反应一样。这意味着看色情作品成瘾并不成立,因为如果观看色情作品像毒品一样会使人慢慢习惯并成瘾,那么观看色情作品时大脑中所产生的电反应就应该逐渐减小。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不过,支持性成瘾的人反驳说,这些性成瘾者对于色情作品的刺激有更强烈的反应,正是因为这样才说明他们对色情上瘾。这显然陷入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悖论中。
  此外,该项研究的研究人员从另外的角度来说明性成瘾并不可靠。除测试脑电图外,研究人员还发放了调查问卷给受试者,测试他们的性欲和不同的性成瘾程度。研究人员按照性欲的不同预测了脑电图的结果,事实证明性成瘾的程度和神经的反应没有任何关系。在这个研究中性成瘾者大脑的反应看起来就像是其他性欲高涨却没有被认定为性成瘾的正常人的大脑的反应。
  需要更多的证据
  无论支持还是反对性成瘾一说现在都需要有更多的证据来阐明自己的观点,并说服对方,遗憾的是目前还做不到。因此,性成瘾之争如同网络成瘾之争一样,现在还处于争论的旋涡之中。
  美国精神病学会没有把性成瘾列为一种精神疾病既是谨慎,更是证据不足。如此,支持性成瘾者就需要拿出与药物成瘾、酒精成瘾一样的证据来证明确实存在性成瘾。
  现在,对药物成瘾、酒精成瘾一类的物质成瘾已经有比较充分的证据,并得到公认,其中的两个要素是:要有让人产生快感的生物化学物质;要有一个神经回路,即奖赏通路。让人产生快感的物质已被证明,如多巴胺,而奖赏通路也被证明,主要结构包括腹侧被盖区(VTA)、腹隔核和前额叶皮层。VTA由含多巴胺递质的多巴胺神经元组成,通过神经纤维与腹隔核和前额叶皮层相联系,并通过神经纤维释放多巴胺递质,将信息传递到腹隔核和前额叶皮层。在受到自然奖赏刺激,如进食、饮水和哺乳时,该通路被激活,机体会出现愉悦感。
  研究发现,电刺激该通路时,机体会出现类似自然奖赏刺激时的效果,但其强度较自然奖赏刺激强度大。所有成瘾性物质均直接或间接作用于该通路,例如毒品成瘾与该通路被激活关系密切。自然奖赏是通过行为反射促进多巴胺递质的释放;电刺激是通过电流促进多巴胺递质的释放;吸毒是直接模拟多巴胺的作用或促进多巴胺递质的释放。
  显然,性行为与毒品、酒精一样可以激活大脑奖赏系统。现在需要证明的是,多次性交、滥交等会刺激多少种和多少数量的内源性成瘾物质出现,如多巴胺、内啡肽,而且是否能取得像外源性成瘾物质,如鸦片(主要含吗啡)、海洛因那样的刺激性和愉悦感,并让人成瘾。要证明存在性成瘾,甚至还需要找到更深的生物学原因,如基因。有研究指出,那些有着DRD4变异基因的人更可能发生一夜情,更容易对配偶不忠,因为DRD4基因帮助控制性交时大脑释放多巴胺的多少。
  只有当这些问题解决后,才可以说明是否有性成瘾的存在以及如何对待性成瘾。
  【责任编辑】张田勘
性成瘾: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
性成瘾: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
性成瘾: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