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野生动物的脚步

  • A+

那时的记忆
  从小就喜欢看《动物世界》类的纪录片,记得最早是在电影院看的,然后是看八英寸的黑白电视,再到用大型的背投,一直到眼下随身携带的iPad等,痴迷几十年。原以为自己这样的高级粉丝不多,不料有一年在太白山偶遇一位驾车独行的70多岁的老人,闲聊时说起一些《动物世界》中的片段,他不但能记得大多数细节,还可以描绘得活灵活现,其中有些竟然是我所不曾看到过的,这令我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惭愧不已。
  对野生动物的喜爱后来化作我旅行生活中的重要内容:在尼泊尔骑着大象找老虎,在肯尼亚乘车观看大迁徙,在菲律宾坐着螃蟹船追逐海豚,在埃塞俄比亚徒步寻觅狮尾狒,在新西兰出海观鲸……在这个过程中,我多次参与野生动物保护的志愿活动,后来还开始在杂志上撰写“环球动物之旅”专栏,记录这些难忘的经历。
  有人类学家认为:旅行是现代朝圣的一种方式。从出发到达目的地的过程,就是一段暂时离开熟悉的世俗环境,进入神圣空间的历程,会使人重新认识生命的意义,而在旅途中,生命从里到外被洗涤,从旅途归来后,生命便获得重生。这些年来,我的野生动物生态之旅,就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
  在一开始的旅行中,我经常会在山区碰到当地人打到野味,如野猪、狍子、野鸭什么的,当时没有环保意识,经常是高兴地分一杯羹。那时候的民风也比较淳朴,老百姓很喜欢与我们这些外来人分享猎物。我国的一些少数民族,如鄂伦春、珞巴族等,自古就有狩猎的传统,他们和一些特殊的山区居民一样,猎食野生动物只是为了生存,而我和许多的城市居民呢,仅仅是为某些说法或是猎奇。
  偶尔,我注意到那些倒下的和我们人类一样在地球上艰难生存的生灵,眼神无辜而善良,某个遍布冰雪的角落,它们嗷嗷待哺的孩子们可能正在等待父母带着食物归来;而另一边眉飞色舞、准备大快朵颐的人的眼底,分明藏着贪婪、自私和残忍。慢慢地,可以感觉到真的野味越来越少,越来越贵,而在自然中生活着的野生动物,就越来越见不到了。
  有蹄类动物大迁徙
  有一年,我到向往已久的东非大草原去看真正的动物世界。就是通过这次难忘的旅行,我和伙伴们有了safari的概念,并开始步步实践。
  Safari在非洲斯瓦希里语中是旅行的意思,原指任何形式的旅行,后来一段时间成了殖民者到非洲进行疯狂狩猎的代名词。如今在生态旅游时代,则特指人们对野生动物的观赏与摄影活动。在非洲进行safari,除了最著名的“五大兽”——狮子、大象、花豹、犀牛、非洲水牛,还有动物短跑冠军猎豹、美丽优雅的长颈鹿、长相丑陋怪异的疣猪、成群结队的鬣狗等,都非常吸引人。
  而东非动物乐园中最引入注目的大戏,就是史诗般的动物大迁徙。每年,大约有20万只斑马、140万只角马和50万只瞪羚组成大军,浩浩荡荡追随着雨水和青草一路前行。沿途的狮子、鬣狗、猎豹、鳄鱼等肉食动物则像过节一样,享受它们的饕餮大宴。当动物大军渡过位于坦桑尼亚和肯尼亚两个国家之间的马拉河时,河中的鳄鱼不停地袭击那些艰难前行的动物们,为了保护自己的领土和幼崽,愤怒的河马也会对渡河的动物发动攻击……但是角马大军依然前赴后继地冲进河水,因为这是本能的趋势,它们没有其他选择。
  在收集资料的过程中,我偶然发现原来我们国家的藏羚羊夏季大迁徙,和非洲角马大迁徙、北极驯鹿大迁徙一起,并列为全球最为壮观的三种有蹄类动物大迁徙。太好了,不出国门也能看到这样壮观的场景了!
  高原精灵藏羚羊
  藏羚羊是我国特有的动物,它的命运曾经起伏坎坷。几十年前,藏羚羊还和它的祖先一样,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美丽但是经常冰雪覆盖的青藏高原上,它们的数量曾经达到过200多万只。但是一些贪婪的家伙们盯上了藏羚羊身上保暖性极好的绒毛。藏羚羊绒因为轻软、纤细、弹性好、保暖性极强,被称为羊绒之王。在印度生产一种叫做“沙图什”的披肩,是世界上公认最精美柔软的披肩,每条的重量只有100克左右,可以从一枚戒指中穿过,所以价格极高。就是因为人们对“沙图什”的贪婪欲望,给藏羚羊带来了灭顶之灾。资料显示:一条“沙图什”需要以3只藏羚羊的生命为代价。
  市场对昂贵的“沙图什”的需求和高额利润的驱使,使藏羚羊的家园变成一个可怕的屠宰场,那时候差不多每年有2万只藏羚羊因此被杀害!经过20世纪90年代偷猎分子的大量捕杀,藏羚羊的数量最后减少到几万只,濒灭绝的边缘!为保护藏羚羊,一些仁人志士自发组织护卫队对抗偷猎者,有人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后来这情况引起了国家的重视,实施了一系列保护措施,藏羚羊的数量才慢慢开始回升,据说现在数量已经回升到20万只左右。
  每年的六七月份,雌性藏羚羊都会结伴去可可西里的卓乃湖、太阳湖等几个特定的地方产崽,它们的出发和回归,是很壮观的大迁徙过程。不过藏羚羊大迁徙与非洲角马及北极驯鹿的大迁徙是有本质不同的:角马和驯鹿的大迁徙都是雌雄一起举家共同进退的,引发这它们迁徙的最直接动因是为了寻找更好的食物,而藏羚羊大迁徙则是由雌性藏羚羊产羔而引发的。但是为何一定要去特定地区集中产崽,科学家们依然没有给出很好的解释。
  青藏高原“五大兽”
  夏天的时候,我带领了一支由青少年和家长组成的“动物生态观察营”进入青藏高原进行野生动物保护、观察以及摄影活动,还对唐蕃古道的一些路线进行了考察和徒步。这次活动的目的是通过野外观察的形式,让参加者学习一些野生动物保护的知识,宣传野生动物保护的理念,从而达到保护生态环境、保护野生动物、促进生态平衡的目的。
  当地的生态环保服务组织和可可西里野生动物保护站非常配合这次生态考察活动。那天清晨,当我们在不冻泉附近的营地休整的时候,五道梁保护站传来消息,那边有四五百只藏羚羊正要穿越公路。听到这个好消息,我们来不及吃早餐,一行十多人马上上车,风风火火赶往六七十千米之外的五道梁。快到达的时候,我们发现路边的藏羚羊越来越多,正在缓慢向公路集合,而保护站的工作人员已经通知公路上的来往车辆停车,大家屏住呼吸,静待藏羚羊大军穿越公路。这是一个激动人心而漫长的过程。领头的藏羚羊小心翼翼带着队伍前行,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会让它们马上回头退却。几米宽的公路,其中一小队通过竟然花去了差不多半小时的时间。值得庆幸的是:它们虽然还得通过前面的青藏铁路,但是那边已经修好了专门的通道给这些青藏高原的真正主人们。
  在东非的动物观光旅行中,“五大兽”即狮子、花豹、大象、犀牛和非洲野牛这五种动物最为有名。我们的世界屋脊上也可以有自己的五大兽,比如野牦牛、藏野驴、藏羚羊、藏原羚、狼,都是既有特色又比较容易见到的动物。除了五大兽,还可以有自己的五小兽,如狐狸、豺、石貂、猞猁、兔狲。另外一些动物,如雪豹、棕熊、普氏原羚、白唇鹿、盘羊、岩羊,以及黑颈鹤等同样大名鼎鼎,非常值得我们去观赏和探究。只要掌握动物的生活规律,我们也完全可以像在东非大草原一样,近距离地去接触这些大自然的精灵们。
  中国safari
  在这次safari行动过程中,我们还有一个重大收获,就是看到了传说中的湟鱼洄游。
  湟鱼是我国青海湖的特产,学名叫做“青海湖裸鲤”,属于国际二级保护动物,是一种令人敬佩的鱼种。它本来是一种淡水鱼,却在青海湖这个咸水湖中顽强地生存着。但是每年的产卵期,湟鱼必须溯流而上,克服困难、前仆后继、不惜牺牲生命地到淡水河中去繁衍后代,这就是湟鱼的洄游活动。
  在这个过程中会遇到拦河坝、浅滩以及被人捕捞,甚至误入支流中搁浅而死,但是它们义无反顾,不停地溯流跃起,不少湟鱼因此而死在河边。所以湟鱼的洄游产卵之旅是公认的艰辛、危险甚至是死亡之旅。
  为了使本次观察活动成功,出发前我专门前往青海湖裸鲤救护中心,向史建全主任请教了湟鱼的洄游规律,并根据其指导前往黑马河观看洄游的鱼群。
  当我们一群人来到黑马河边的时候,一开始很失望,因为看上去这是一条水不多的小河,这里边会有鱼吗?大伙都充满了疑虑。大家沿着河岸搜寻,当我们在河边看到一条因跳出水面而干死在河边的湟鱼时,高兴得大叫起来。果然,就在不远处,我们看到了水中一群群的湟鱼。
  看到队伍中每个人都发自内心地高兴,而且几个孩子对湟鱼奋勇向前的行为表示感叹的时候,我很有感触:以前多次来青海湖,那时候碰到的很多人都在想方设法地想花钱来吃鱼尝鲜,虽然这些人知道这是违法的行为。但是眼下我们这一群人在了解了这些生命的不易后,都在为它们活着的精彩而高兴,完全没有了满足口腹之欲的想法,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这,或许就是现代safari的意义所在。
  今后我们还将继续开展safari的相关活动,已经有观察羚牛、大鲵、天鹅等很多等待实施的方案。希望通过对野生动物的观察和欣赏,每个人都能和大自然真正和谐相处,和这个美丽星球上的其他精灵一起快乐自由生活!我们会怀着这个美好的愿望,把中国的safari理念及活动坚持下去。
  (责任编辑/冷林蔚)
追寻野生动物的脚步
追寻野生动物的脚步
追寻野生动物的脚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