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脉神湖那拉错观花之旅

  • A+

西藏生物影像调查(TBIS)

  在离天空最近的高原地区,有巍峨的雪山、壮丽的冰川,也有为这片土地带来无限生机的高山花卉。高山花卉通常生长在海拔3000米以上。杜鹃、报春和龙胆是世界公认的三大高山花卉,而在中国,由于喜马拉雅山脉和横断山脉得天独厚的存在,高山花卉的队伍中新增了绿绒蒿,形成了四大高山花卉。由于高山上紫外线强烈,高山植物会产生大量的胡萝卜素和花青素来防止紫外线过强的危害,因此高山花卉往往呈现出鲜明的红色、蓝色、紫色或橙黄色,十分亮丽。较之平原地区的植物,它们大多更加具有观赏价值,但却因为生长在人迹罕至的高寒地带而少有人问津,可谓“养在深闺少人识”。这一次,我们将跟随西藏生物影像调查机构(TBIS)的队员踏入神秘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前往天脉神湖那拉错,去寻觅难得一见的高山花卉,感受它们非凡的魅力。

  TBIS成立于2010年,是隶属于西藏户外协会的环保公益组织,目前是西藏唯一一家致力于生物多样性影像考察的影像调查机构,旨在通过影像的力量保护环喜马拉雅地区的生物多样性。“有图有真相”是TBIS的考察成果呈现的方式,当我们把美丽的物种照片、生境影像展示给大家,这种不言而喻的美好与神奇很难不引起人们的关爱欲望。

  观花行程推荐

  如果你想去那拉错观花,可以尝试以下路线和行程。这条路线沿途风光极为美丽,而且行走难度适中,正是观花的极佳路线。为了舒适地观赏这一路的高山花卉,以安排3天时间为宜,每日徒步行走10千米左右。

  格嘎大桥(海拔2883米)——吉定当嘎大草坝(南迦巴瓦峰第一大本营,海拔3527米)。沿途可回望俯视雅鲁藏布大峡谷、近距离观赏南迦巴瓦峰。一路都有高山花卉相伴,可以边走边观花。

  吉定当嘎大草坝——杜鹃林海——那拉措(海拔4300米)。穿草坝,过原始森林,蹚激流暗河。穿报春花坪,入杜鹃花林,观高山花海。扎营于那拉错湖畔,枕着花香入眠。

  那拉错——南迦巴瓦观景台——派镇。那拉错转湖一周,欣赏四大高山花卉开放的盛宴。

  户外旅行注意事项

  5月至9月是观花的最好时间,但花期正碰上雨季,观花还须注意防雨。建议穿着防水性能较好的冲锋衣裤,携带配有防雨罩的登山包。

  高海拔地区户外活动较为艰难,应该尽量减少负重。仅携带必备物品即可。

  部分野外植物有微毒,不要随意触碰,以免发生危险。

  时刻注意环保,不要留下垃圾!现代社会的工业垃圾在大自然中分解极慢,会严重破坏野外生态。

  观花过程中请勿摘花,以免破坏高山花卉的生物多样性。

  姗姗来迟的报春花

  雅鲁藏布大峡谷位于雅鲁藏布江下流,北起中国西藏林芝地区米林县的大渡卡村,南到墨脱县巴昔卡村,是世界最深、最长、海拔最高的河流峡谷。2011年夏季,由西藏生物影像调查机构组织的雅鲁藏布大峡谷考察,将那拉错徒步线路作为一条重点的考察线路。一支由生态摄影师、动物学家、植物学家、志愿者、背夫组成的队伍,向着南迦巴瓦峰西南的天脉神湖那拉错出发了。

  从雅鲁藏布大峡谷内的格嘎大桥通往那拉错这一路,是大峡谷生物多样性的集中体现。随着海拔和地势的变化,我们可以见到高山湖泊、高山草甸、高山灌丛、苔原、流石滩、针叶林、阔叶林等多种自然景观及地貌,植被类型非常丰富。

  我们从海拔2800米的格嘎大桥出发,沿着南迦巴瓦峰冰川融水汇成的、奔腾而下的格嘎曲,踩着乱石堆一路前进。7月是大峡谷的雨季,但也是花的海洋,徒步道路上各种高山花卉一路相伴,我们也从开始的惊喜兴奋到了后来的见怪不怪。

  途中常见一种高山花卉—报春花。报春花属的学名叫Primula,这和报春的中文名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暗示了它在早春开花的特性。报春通常在12月至次年4月开花,冰雪初融的时候,便是报春花悄然绽放之时了。然而在青藏高原,由于海拔高,春来晚,气候也与低海拔地区截然不同,这里报春的花期则推迟到5月之后了。这迟来的报春倒也着实给高原添了春色!

  高原常见的报春品种大多长在高山草地、林间草甸之上,成片的小花,映衬着青葱草地,很有些小清新的味道。

  难得一见的绿绒蒿

  走入茂密的阔叶林,走出高大的针叶林,我们到达了吉定大草坝,本地称之为“吉定当嘎”。这里是直白和格嘎两条山沟间的山嘴台地。刚刚经历了一段坡度达到40度的上坡,有的队员还没缓过神来,但很多摄影师已经开始在这个长满了报春、委陵菜等野花的草坝子上拍摄了。

  除了常见的报春花,这里还有一种对于住在平原谷底的人来说算是全然陌生的植物——绿绒蒿。绿绒蒿是罂粟科植物,别名“高山牡丹”,它生长在海拔3000米以上,低海拔地区根本见不到它的身影。全世界约有49种绿绒蒿属植物,仅一种产于欧洲,余下的种类集中分布在喜马拉雅山脉和横断山脉。绿绒蒿属的植物往往都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然而作为绿绒蒿的世界分布中心,我国的绿绒蒿却长久地埋没于高山之中,人工栽培仍处于起步阶段。倒是在遥远的欧洲,人们将绿绒蒿称为“喜马拉雅蓝罂粟”,并推崇它为“世界名花”。早在百年之前,欧洲人便开始深入我国腹地,采种回国,引入绿绒蒿作为园林植物。

  同大部分罂粟科植物一样,绿绒蒿具有非常鲜艳的外表。其实“绿绒”指的是绒毛覆盖的绿色的茎,而不是说它的花色。绿绒蒿为了适应不同的高山气候和环境,不仅体态多样,而且色泽丰富。开蓝色花的绿绒蒿品种较为常见,当然,也有不少品种开的是黄色、紫色或红色花朵。

  绿绒蒿生性倔强,往往生长在条件最为艰苦的高海拔的流石滩和冰川前缘,因此要见到绿绒蒿就得往高处爬,往冰川下走。那拉错是高山冰蚀湖,正好具备了绿绒蒿对环境的要求。

  高山上的杜鹃花林

  吉定大草坝距离南迦巴瓦峰非常近,曾经的南峰登山大本营就设置在这里,然而现在早已不见踪迹。海拔7782米的南迦巴瓦峰位于西藏林芝地区,为世界第28高峰。“南迦巴瓦”藏语意为“直刺天空的长矛”,与其外形非常契合。由于该峰终年积雪,云雾缭绕,从不轻易露出真面目,所以也被称为“羞女峰”。1992年10月30日,中日联合登山队首次登顶成功。我们从吉定当嘎继续往前,即进入松、杉与硬栎、桦木等组成的混合密林带。7月的南迦巴瓦峰地区雨量充沛,加上经年堆积的腐殖层所带来的养分,衍生出了这一路繁盛的林下植物层,有不少树木还披满了厚厚的松萝和苔藓,宛如电影《阿凡达》中的奇幻世界。

  我们在丛林中穿梭,不停跨越腐朽倒下的树木;在布满苔藓的石头上攀爬,阳光中飘飞着精灵般的白花絮;而林间的小草坪,总会适时地出现在略显阴冷的旅程中,这鲜花盛开的地方是旅行途中劳累困顿的安慰剂。

  走出丛林,我们竟然发现了大片的杜鹃花林,怪不得人们称这里是高山杜鹃的天堂。杜鹃在我国十大名花中排名第六,它是江西、安徽和贵州多省的省花,以其作为市花者更是不在少数。咏杜鹃花的诗文则自古有之,这种花在我国早已深入人心。然而,杜鹃品种繁多,全世界约有900种,我国有530余种,我们平常所常见的杜鹃不过寥寥数种。在高山之上,你会看到多种多样的杜鹃花正傲然开放!5月到6月,是大部分高山杜鹃的花期,待到7、8月份,也还能看到不少品种的倩影。

  那拉错湖畔观花

  穿越美丽的杜鹃林,到达海拔大约4400米的地方,就是真正的高山草甸地带,平台之上是一大片正开得茁壮的金露梅,还有各色岩梅、岩须、低矮的杜鹃灌丛,以及拔地而起的塔黄。塔黄是一种非常具有“魔幻”风格的植物,在高山草甸上“鹤立鸡群”,高度可以达到2米,好像电影《魔戒》中的魔杖。黄色的苞叶,向上渐小,叶片略下垂,重重叠叠地包裹出一株擎天玉柱。

  在这个高大平台上,南可望那拉错南岸的雪峰,回头则可见加拉白垒峰以及南迦巴瓦的东西两座卫峰。一早一晚,当太阳为大地染上亮银和金黄的时候,这些雪峰在若隐若现的雾气陪衬下,像是从花海中长出来一样。离开这一片花海的大平台,再经过一片杜鹃灌丛,便到达了那拉错的北岸。在北岸的高地上,可以俯瞰整个那拉错,那流入湖中的冰川涓流,宛如大地的血脉,绿色的湖水与巍峨的雪峰是秀丽与雄壮的完美结合。这一路的美景与惊喜,超越了一切“坡度”带来的辛苦。

  那拉错位于南迦巴瓦峰西南,海拔4300米,是典型的高山冰蚀湖。其名源于湖东的那拉峰,那拉峰是南迦巴瓦一脊九峰中最靠西的一座。藏语中“那拉”有“天边”和“天脉”的意思,“错”是“湖”的意思。7月至10月为那拉错的丰水期,水域面积约2平方千米;而4~6月以及11月至次年1月的枯水期时,面积仅为半平方千米左右;而其他的月份里,那拉错则是被冰雪覆盖,白茫茫一片。

  在那拉错湖畔细细观察,你有可能看到一种美丽的天蓝色小花,这就是龙胆。天蓝的花朵点缀在高山草甸或灌丛中,跟头顶的蓝天相互映衬,分外美丽。

  风霜凛冽、辐射强烈的高海拔地带,有的生物选择了逃避,也有的生物选择了适应。高山花卉便在这人迹罕至的土地上选择了顽强生长,更在与紫外线的对抗中绽放出了别样的美丽!那拉错一路走来,欣赏这些养在深闺少人识的倾城绝色,是一种难得的经历,也愿它们能永远盛放在高山之巅、冰川前缘!

  (责任编辑/冷林蔚 李静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