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避孕,你所不知道的

  • A+
所属分类:百科知识2014年

当2003年乌拉圭设立 “防止青少年意外妊娠日”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这将会发展为一个牵动全球的活动。2007年9月26日,“世界避孕日”正式诞生,9月26日是乌拉圭的罗伯托(Roberto Caldeyro-Barcia)教授的生日,“世界避孕日”定于这一天正是为了纪念他对于围产期学做出的巨大贡献。这是一个国际性的纪念日,旨在提高年轻人的避孕意识,促进年轻人对自己的性行为与生殖健康做出负责任的选择。

其实人类避孕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从“魔法”、迷信到各种看似奇怪的避孕方法,人类对于避孕的研究从未停止。如今,现代科学让避孕变得更加简单、精准、健康,甚至还可根据自身条件采取更多个性化的选择。但与每个人的健康密切相关的避孕知识,我们是否真的了解呢?

奇特神秘的避孕历史

在人类早期的历史中,女性依靠“魔法”来防止怀孕。她们相信,利用某些物品、草药、植物的根或汁液可以避免怀孕的发生。

古埃及纸莎草记录的避孕方法

在古埃及时代,一些针对女性的避孕方法通过纸莎草被记录并流传下来。那时的女性为防止怀孕将各种物质放入阴道,例如用鳄鱼粪便做成的塞子。这种方法不仅可以阻止精子的进入,同时鳄鱼粪便还具有一定的弱碱性,与现代一些避孕工具的化学物质类似。还有一种方法是,女性会将一根12厘米左右的秋葵荚放入阴道,堵住宫颈入口。这种方法的原理与安全套相同,秋葵荚封闭的一段顶住子宫颈,开口的一段可以让阴茎插入。

在古埃及还有一种阴道栓剂避孕法——将大枣和金合欢树枝磨碎,加入蜂蜜。将棉花放入上述混合物中浸泡,然后放入阴道。金合欢树含有一种像胶水一样的树脂(阿拉伯树胶),塞入阴道后,这种树脂会发酵,形成一种乳酸物质,而这种物质是一种有效的杀精剂。同时蜂蜜会在宫颈口形成一道临时的薄膜,阻止精子的进入。从20世纪初起,金合欢树所生成的乳酸就一直是生产子宫帽(阴道隔膜)的重要原料。

古希腊关于避孕的记录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提出一种避孕方法,即将橄榄油和蜂蜜混合,涂抹在宫颈口处,防止精液的进入,这是一种早期的屏障避孕法。用某种物质覆盖住宫颈口实际上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方法。当时,妇女们通常会使用半个酸性水果(如柠檬)对宫颈口进行物理覆盖。这一方法经过进一步发展,演变成了阴道隔膜、子宫帽等现代避孕法。柠檬汁也是一种有效的化学避孕药物,其酸性可以对精子造成破坏。另外一种常用的方法是在性交结束后冲洗阴道,一般会用到一些在今天看来具有杀精剂功能的物质——如用柠檬汁水进行冲洗。

亚历山大大帝时期的文献提到过一种方法,将亚历山大树胶、酊明矾和一个银币重量的藏红花混合,将这3种成分放入一杯啤酒中饮下,然后即可实现避孕。这种方法的功效主要来自藏红花。

古代妇女还通过某些剧烈运动使精子排出以便避孕。公元2世纪的一位希腊医生建议希腊妇女同房后反复跳跃7次以避孕。一些欧洲妇女则采用更奇怪的方法避孕——医生鼓励她们半夜里来回推磨4次。

古罗马避孕的方法

公元2世纪艾菲索斯城诞生了古代社会最伟大的妇科医生索拉努斯。这位医生在古罗马行医,是妇科学和产科学的奠基人。他的主要工作包括制造出30~40种用来避孕的药物制品。索拉努斯还是第一个主张在月经前后禁欲的人。我们现在知道,这一建议对于避孕并无帮助,但是,这表明索拉努斯已经认识到避孕与女性月经周期之间存在某种联系。

近代产生的第一个避孕套

第一种有效的安全套出现于18世纪,它是由牛、绵羊或山羊等动物的肠衣制成。有的妇女还使用天然海绵避孕,塞入前先将它浸入姜汁、柠檬或烟草汁。为避免被传染梅毒,很多人开始使用这种安全套,这种避孕工具在18世纪被称为“英式外套”。

现在,安全套通常用乳胶制成,但这种由天然材料制成的产品有时会造成过敏反应,因此近几年人们开始用聚亚安酯制造安全套。虽然当今还有很多其他安全的避孕方法,如激素类避孕药,但安全套依然是防止性传播疾病的重要工具。

19世纪末,女性开始使用杀精剂进行避孕。在性交前后,使用肥皂水、醋和其他化学制剂冲洗阴道。女性还使用一种用奎宁和可可油制作的混合物进行避孕。

口服避孕药的诞生

现代口服避孕药的历史始于罗素·马克。他是一位与众不同的美国药剂师,他认为从动物身上获得孕酮很不合算,因为要得到1毫克孕酮,需要2500头孕猪的卵巢,所以他一直致力于寻找植物替代品。20世纪30年代,他终于发现一种被妇女用来减轻痛经的墨西哥植物,其根部含有高浓度的甾体皂甙。最终,他从这些甾体激素中提取出了孕酮,这为避孕药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直到今天,它仍被用于生产孕激素去氧孕烯的原料。

真正的“避孕药之父”则是格雷戈里·平克斯,他是研究口服避孕药的先驱。他发明的“伊诺菲德”是一种混合药物,既含有孕激素(合成黄体素),又含有合成雌激素。伊诺菲德1957年首次作为药物使用时是用来治疗更年期综合症。1960年,这种药物被美国批准作为口服避孕药使用。该口服避孕药的出现引发了大量的关于道德、性和女性在社会中的角色的公众讨论。但这种口服避孕药的成功已势不可挡。这种口服避孕药使妇女有权自己决定是否及何时怀孕,对于妇女解放运动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如果我们能够成功地将生育子女的本能行为升华成一种从容的有目的性的行为,在满足本能需求的前提下使其摆脱桎梏,那么这将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胜利之一,是人类摆脱自然界束缚的最切实的解放。”奥地利精神分析专家弗洛伊德在1898年所表达的这一希望,最终在50多年后得以实现。

由于这种现代的节育方法,今天的男性和女性可以尽情享受性生活而不用担心意外怀孕。正是由于激素类避孕药的出现,人类在历史上第一次将性与繁衍分开。口服避孕药在可靠性与安全性方面,为各种避孕方法树立了标准。

口服避孕药可靠、可逆的避孕方法

长期以来,在中国、日本等亚洲国家对复合避孕药有一些误解和担忧。原因可能是因为早期的长效避孕药以及紧急避孕药造成的副作用较大,而很多民众不能区分不同类型的避孕药。

口服避孕药已经问世50多年了,作为给健康的年轻女性长期使用的药物,它是人类迄今为止研究得最广泛和透彻的药物,也是最安全的药物之一。对于大多数女性来讲,它是一种非常可靠的可逆避孕方法。只要正确服用,它的可靠性可以达到99%以上,可与绝育相媲美。

全世界约有超过1亿妇女正在服用口服避孕药。口服避孕药在西方发达国家是应用最为广泛的避孕方法之一,使用比率高达30%~50%。德国20~49岁的妇女中,88.9%的妇女使用过口服避孕药;在瑞典,90%的女性在她们一生中使用过口服避孕药,而年龄为15~44岁的妇女中每3个人就有一个正在服用口服避孕药。在中国口服避孕药的使用率不足3%。对于绝大多数健康的女性而言,口服避孕药所带来的利要远远大于弊。

选择适合的避孕方式很重要

避孕非常重要,不同的避孕方法适合不同的人。医学家常通过比尔指数来判断某种避孕方法的有效性。比尔指数是指每100名妇女使用某种避孕方法1年所发生的妊娠数。若比尔指数为1,指的是如果100名妇女使用一种避孕方式1年,有一位发生意外妊娠。数值越低,可靠性越高。紧急避孕药不能作为常规避孕方法长期使用,所以避孕有效性不能以比尔指数衡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