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的昨天与今天

  • A+
所属分类:百科知识2014年

2014年6月22日,在多哈召开的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批准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联合提交的“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的路网”文化遗产申请项目入选《世界遗产名录》,这是世界遗产申报史上首例跨国合作、成功申遗的项目。世界又一次将目光聚焦到这条贯穿古今、连通中外的丝绸之路。

  找寻历史记忆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西域在中国人的想象中总是充满着异域的神秘与无限的可能。丝绸之路就是这样一条连接着欧亚大陆东西、向南北辐射的交流纽带,满足着人们探索与沟通的本能。丝绸之路于公元前2世纪到公元1世纪之间成形,千百年来,它成为覆盖其所及之处商业贸易、宗教文化、知识技艺、艺术文化等社会交往的交通网络,促进着华夏文明、古印度文明、波斯文明、阿拉伯文明和希腊—罗马文明的交流。经由丝绸之路的商贸往来,中国的茶叶、丝绸等物产输入欧洲,成为欧洲宫廷贵族彰显身份与格调的象征,而西域的胡萝卜、胡椒等食材也传入中国,成为至今国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宗教文明上,玄奘赴西天取经、鸠摩罗什东来译经讲学都是中外宗教交流的代表,除了佛教,拜火教、摩尼教和景教等宗教也随着丝绸之路来到中国,并沿着丝绸之路的分支,传播到韩国、日本和其他亚洲国家。在知识技艺上,中国的印刷术、火药、指南针沿丝绸之路西传,而西方的玻璃制造术、阿拉伯历法也东传入华,彼此补益互通;在艺术文化上,借由丝绸之路东西方的饮食、服饰、音乐、舞蹈等文化形式相互碰撞、交融,共同丰富着人们的生活。丝绸之路沿线孕育着几乎所有对人类影响深远的古代文明,浩瀚苍穹下她印迹着使者、商人、游人与教士的风沙旅途,承载着欧亚大陆不同地域的交流相通,见证着不同文明交往结下的累累硕果。正如季羡林先生所说:“在人类文明史上,有四种文化范围最广,光芒四射,它们就是希腊文化、伊斯兰文化、印度文化和中国文化,而这四种文化曾在一条路上交汇并闪耀出异彩,这就是丝绸之路。”

  铭刻丝绸之路遗产

  丝绸之路作为东西方交流史上的记忆瑰宝,超越了交通路网本身的作用和意义而成为文明文化交流、民众人民交往的象征和见证,是跨越国家与种族、超越宗教与文明的共同的人类历史文化遗产。

  丝绸之路跨国系列具体申遗,历经了1998~2005年的“酝酿”、2006~2011年的“启动与推进”以及后来的“深入推进”3个阶段。国际社会很早就关注起丝绸之路的文化遗产价值,199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启动了“对话之路:丝绸之路整体性研究”项目,提出为丝绸之路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因为丝绸之路连接多个国家、民族、文明,所以在最开始考虑申遗时,中国就计划与其他中亚5国一起联合申遗。2006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的积极协调下,由中国政府和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中亚5国联合启动了跨国申报工作。2011年,因为丝绸之路庞大的规模,国际组织专家提出了“廊道”的概念,对丝绸之路跨国申遗策略进行调整。经过多次协商,2012年最终确定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3国联合申报“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的路网”。此次申遗的丝绸之路并不完全涵盖了古丝绸之路的所有线路和路网,中、哈、吉3国联合申请的项目主要是北线,线路跨度近5000千米,沿线包括中心城镇遗迹、商贸城市、交通遗迹、宗教遗迹和关联遗迹等5类代表性遗迹共33处,申报遗产区总面积42680公顷,中国境内有22处考古遗址、古建筑等遗迹,其中包括河南4处、陕西7处、甘肃5处、新疆6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各有8处和3处遗迹。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则承担另一部分的分割线路的申遗工作。

  因此,可以说此次申遗成功不仅是对丝绸之路在人类文明交往史中地位和意义的再一次确认,也体现出在申报过程中各国通力合作、共同挖掘集体历史记忆的精诚团结和国际精神(“丝绸之路”项目使用的是吉尔吉斯斯坦2014年的申遗名额),承载着区域合作厚重的历史积淀,亚洲区域合作也在当代翻开新的篇章。

  “丝绸之路经济带”

  “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构想是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9月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演讲时提出的。

  这一构想的意义有3个方面:第一,带动中国西部区域经济整合与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国际对接,扩大和提升内陆沿边开放的规模和层次。2000年10月,中共十五届五中全会正式提出了西部大开发战略。2012年,数据显示西部地区GDP占全国比重为19.75%,较2000年西部大开发之初仅增长2.96%。2012年,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对外贸易总额占全国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不到2%,外资比例也不超过5%,与西部大开发初期相差无几。因此中国开始调整这一经营西部的国家战略,开始试图进一步打开思路,突破封闭思维,通过将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统合起来,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向西开放、迈进,打造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升级版。具体来说,就是通过城镇化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串联,实现西部城市群的规模性崛起和沿线区域的立体交通体系化。在2010年由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发布的《2010中国城市群发展报告》中,未来全国具有发展潜力的23个城市群里,西部地区为10个。可以预见,随着这些城市群的发展,伴之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互联互通,二者必将相互补益,从而助力中国西部开发。

  第二,挖掘中亚和西亚的经济潜力,这一地区具有丰富的能源资源(石油、天然气等)、矿产资源(金矿等)、交通资源(陆运)、市场资源(30亿人口的消费市场辐射)、土地资源(广袤的待开发土地),因此随着基础设施的完善和市场资源的开发,这一地区将会焕发出充沛的经济活力。同时,因贫困和经济萧条而滋生的政治动荡和社会不稳定因素也会有所改善;而这对于稳定中国战略大后方、打造多元外贸通道,维护国家边境和经济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第三,实现全球经济资源配置的陆上大贯通。中亚、西亚这一区域位于亚欧大陆的中间地带,左右连接两大全球经济圈,因此如果可以借由铁路运输实现资源的陆运配置,那么将会开辟全球经济整合的第二通道,不仅促进沿线沿途的经济开发,更打通了整个亚欧经济一体化的陆上动脉。历史上,随着西方工业革命和荷兰、英国等海洋国家的崛起,轮船制造业和海运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逐渐垄断了国家贸易的商路价值,陆路运输业进入发展式微期。但是得益于信息技术和交通技术的发展,铁路逐渐展现出其较之于海运更快捷、高效、稳定的运输优势,特别随着中国高铁技术实现技术整体的打包出口、面向不同水平和层次的技术供给以及相对较低的技术成本的综合优势的发挥,以及利用中国在通讯、电力、公路、能源管网等产业的复合优势,可以预见“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构想将为欧亚大陆建设提供新的契机。从过去到未来

  中国目前的国家对外战略构想主要分为以下几个层面:在与大国外交方面,谋求与其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一方面寻求美对华“战略大国”的新的国际地位的认可;另一方面打破两国间冲突对抗的历史宿命;再有,同俄、欧等国家和国家集团继续发展传统友谊,深化合作的广度和深度;在同发展中国家发展过程中,坚持道义优先的义利观,与非洲、拉美国家携手合作、共同发展。而以“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为核心的“一带一路”合作倡议涉及全球40多个国家及地区,辐射面涵盖了以上3个层面,贯穿着中国整体的对外经济策略,成为中国重要的战略选择。

  这一战略设想自提出以来得到了国际上的积极支持和响应。俄罗斯、蒙古和中亚、南亚、西亚等地数十个国家领导人明确表示支持这一倡议。2014年5月亚信峰会期间,各国与会代表高度评价并赞赏习近平提出的关于构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构想,认为这将加强亚洲各国间的合作互补,促进经济发展与复苏,实现亚洲长期以来一直所追求的宏伟目标。2014年6月3日,埃及前总理沙拉夫在北京召开的中阿合作共建“一带一路”专题研讨会上表示,“一带一路”在世界范围具有重要意义,需要各方共同努力来实施这一倡议。2014年6月27~28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的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与未来”为主题的国际智库论坛,来自俄罗斯、中亚5国、阿富汗、美国、伊朗、巴基斯坦、印度、中国等12个国家智库代表共同为稳妥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研判商讨、出谋划策。可见“一带一路”战略设想在中外官方交往、二轨外交和民间智库等不同层面日益奠定扎实而良好的政治和社会基础,成为地区和全球发展事务的重要议题和合作平台。

  但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仍伴随着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首先,“跨境物流关系的背后并不是简单的物与物而是复杂的人与人、国与国的关系。国际陆运与海运不同,前者经过的是一个个主权国家,而后者则是一望无际的公海。经过主权国需要耐心、细致却繁琐的国际协调,而后者则较少有这方面的顾虑”。因此,“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打造宜通过循序渐进的推进方式来展开。其次,在这条经济带上虽然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最突出、建设的动力和意愿也最高,但是不应过分宣传和假想中国对这一国际事业的完全主导。“丝绸之路经济带”以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设想应该是一项互联互通、互利共赢的国际事业,在此基调上的开展合作对释疑中国威胁论具有重要意义。

  【责任编辑】林 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