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难艾滋病专家和活动家的贡献

  • A+
所属分类:百科知识2014年

遇难的6/298

  北京时间2014年7月17日23时,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MH17航班客机在乌克兰靠近俄罗斯边界的顿涅茨克州斯涅日诺耶居民点附近坠毁。机上的283名乘客与15名机组人员共298人全部遇难。此后的信息表明,该客机是被导弹击落的。

  在这架客机上有6名防治艾滋病专家和活动家,他们乘坐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出发的MH17航班前往马来西亚吉隆坡转机,到澳大利亚墨尔本参加第20届国际艾滋病大会。这6名防治艾滋病专家和活动家与其他乘客的不幸遇难增添了这一空难的悲剧性和国际社会的损失。

  2014年7月20日,第20届国际艾滋病大会如期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开幕,会议也预留了这6名防治艾滋病专家和活动家的座位。参加大会的上千名与会者在座位上手挽手,向在MH17航班事故中罹难的6人鞠躬和默哀。

  在MH17航班事故中罹难的艾滋病专家和活动家名单如下:

  乔普·兰格,前国际艾滋病协会(IAS)主席、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医疗中心医学教授、国际抗病毒治疗评估中心高级科学顾问。兰格也是艾滋病病毒-荷兰、澳大利亚、泰国研究合作机构(HIV-NAT)的主任。

  杰奎琳·范·唐格林,艺术艾滋(ArtAids)组织董事会成员,乔普·兰格的妻子。

  格伦·托马斯,世界卫生组织(WHO)日内瓦媒体关系协调人。

  卢西亚·范·门斯,女用避孕套生产及销售商女性健康公司项目经理。

  马丁·德·舒特,公益基金艾滋基金项目经理,现在就阻止艾滋病组织(STOP AIDS NOW)的志愿者。

  皮姆·德·库耶,作家,现在就阻止艾滋病组织的志愿者。

  如果了解这6名防治艾滋病专家和活动家的工作和贡献,就能知道他们的去世对全世界抗艾事业的损失有多大。

  兰格的战略眼光

  乔普·兰格(1954年9月25日~2014年7月17日)是一名来自荷兰的国际顶尖艾滋病专家,过去30年一直致力于艾滋病研究、预防和治疗工作,曾任国际艾滋病协会主席。

  兰格于1981年在阿姆斯特丹大学取得医学博士学位,并于1987年取得哲学博士学位,2002~2004年,担任国际艾滋病协会主席。2006年,兰格成为阿姆斯特丹大学学术中心的教授。

  毫无疑问,兰格是世界抗击艾滋病的巨人,对抗御艾滋病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纵观兰格的工作,在3个方面令人称道。其一,兰格是一位优秀的艾滋病战略家;其二,他是一名杰出的抗御艾滋病的组织管理者和活动家;其三,他是一名对艾滋病有独到研究并取得了抗御艾滋病成果的杰出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

  20世纪90年代,兰格就意识到,用单一药物来治疗艾滋病可能会陷入困境。他从全球结核病防治经验和教训中知道,结核病的迁延不愈和反复发作是因为病菌对药物产生了耐药性,而结核菌产生耐药性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单一使用一种药物。如果这种情况应用于艾滋病的防治将产生同样的后果。

  正是出于这样一种对艾滋病防治的战略眼光,早在1991年3月,兰格就与同事一道在《艾滋病》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单一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叠氮胸苷治疗艾滋病会使病人产生持续的耐药性。后来,兰格进一步明确指出,过去认为采用一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就可以抑制艾滋病病毒(HIV)的观点是错误的。因为,单一疗法会导致病毒耐药性不断增加,从而大大降低药物治疗的效果。

  兰格不仅在理论上提出防治艾滋病不能采用单一药物疗法,而且也落实在行动上。兰格的最大行动之一就是支持美籍华裔科学家何大一(David Ho)提出的艾滋病联合疗法——鸡尾酒疗法。何大一因为在1996年发明鸡尾酒疗法,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当年的年度风云人物。

  当时,何大一提出鸡尾酒疗法的根据与兰格的思路是一致的。何大一在研究中发现,HIV入侵人体的T细胞后,在结构和功能上会频频发生变化,这些变化是HIV逃避人体免疫系统和药物攻击的手段,因为这些变化能让HIV产生耐药性,HIV也因此而能在人体内大量繁殖。由此,何大一设想,既然单一药物治疗很可能让病毒产生耐药性,如果能用3种或3种以上的药物来联合治疗,就不仅会抑制HIV的耐药性,而且会产生较好的疗效。这就是鸡尾酒疗法。

  但是,当时一些研究人员并不认同何大一的鸡尾酒疗法,认为何大一在借机谋取更多的科研经费,而且鸡尾酒疗法并无多大疗效,HIV并非被药物消灭,而是暂时隐藏起来。但是,兰格认为,何大一的鸡尾酒疗法拥有可信的科学机理。兰格借《华尔街日报》对其采访时表示,何大一的研究已经彻底扭转了人们对HIV的理解,是过去几十年来最重要的贡献之一。

  正是兰格的战略眼光和何大一的贡献,今天,鸡尾酒疗法已成为治疗艾滋病的常规疗法。

  抗御艾滋病的组织者和身体力行者

  作为一名抗御艾滋病的组织管理者,兰格在2002~2004年担任国际艾滋病协会主席期间负责组织了世界上最重要的国际艾滋病年度会议。从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兰格就以独到的眼光指出,必须将抗御艾滋病的药物带到世界最贫困的国家,而且身体力行。他的一句名言常常被艾滋病业界引用:“为什么我们经常讨论药物分配问题。实际上在非洲,没有一个地方没有冰啤酒或冰可乐。”也就是说,既然冰啤酒和冰可乐这些显得昂贵的饮料都可以让全球各地的人享用,那么对于抗御艾滋病的药物更应当如此。

  如果不能在非洲以人们能承受的价格供应抗御艾滋病的药物,就会在全球抗击艾滋病的链条上造成巨大缺失,人类战胜艾滋病就只能是一种梦想。因此,从1996年起兰格就与同事一起在泰国创建临床试验网络,以检测为中低收入国家HIV感染者提供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可行性。2000年,兰格在阿姆斯特丹帮助启动了非营利组织——获取药物基金会,向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提供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在兰格的推动和支持下,现在非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人们可以获得低价的仿制药物,以抗御艾滋病。兰格的抗御艾滋病的工作成果还体现在帮助HIV感染者获得平等工作的机会。2006年,他与同事发表在英国《柳叶刀》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探讨了在非洲的大公司中感染HIV的雇员的工作和生活情况,并呼吁让HIV感染者获得平等工作的权利。

  兰格同时是一名艾滋病研究者和医生,在研究和治疗艾滋病方面,他的成就也是广泛的。早在1983年艾滋病初露端倪时,兰格便投入到对艾滋病的研究和防治之中。1991~2005年,兰格与其他研究人员合作,仅仅发表在《艾滋病》杂志上的论文和报告就有9篇,这些论文涉及HIV的耐药性、阻断艾滋病母婴传播的策略、对艾滋病的联合药物治疗、艾滋病新药的临床试验治疗和对艾滋病病人的随防调查等。

  据统计,世界上每天有1600名新生儿通过母婴传播感染HIV,这也成为艾滋病传播的一个世界性难题。艾滋病的母婴传播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实现,如子宫内传播、分娩时传播和哺乳时传播。阻断艾滋病的母婴传播也可以通过多种方法实现,如采用剖腹产、在围产期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停止母乳喂养等。

  但是,让围产期的女性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也存在耐药性问题,比如,单一服用奈韦拉平会产生耐药性。因此,兰格和其同事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选取一些围产期女性进行研究,发现如果联合使用奈韦拉平、叠氮胸苷和拉米夫定进行治疗,可以降低HIV的母婴传播。这项研究发表在2003年9月的《艾滋病杂志》上。

  对于兰格的贡献,可以简单地概括为:他对艾滋病的治疗和世界健康的贡献是开创性的,很多非洲艾滋病患者今天还能好好活着,是因为兰格孜孜不倦的努力。

  其他抗艾活动家的贡献

  兰格的妻子,杰奎琳·范·唐格林是艺术艾滋组织的董事会成员,也是阿姆斯特丹大学全球健康系传媒部主任。显然,杰奎琳的工作是传播抗御艾滋病的知识,并鼓励世界上所有的人齐心协力抗御艾滋病。

  艺术艾滋这个组织的宗旨是,利用艺术来抗御艾滋病。他们采用的方式是,邀请全球杰出的艺术家创作与艾滋病主题相关的作品来帮助人们提高对艾滋病的认识,并鼓励人们参与到抗御艾滋病的行动中。艺术艾滋组织更长远的目标是,直接参与和支持防治艾滋病。

  艺术艾滋组织是荷兰作家、艺术收藏家汉·奈夫肯斯(Han Nefkens)发起创立的,他本人也是一名HIV感染者。出于感染HIV的亲身体验以及周围人并不了解艾滋病的情况,奈夫肯斯决定创立这个组织,以艺术唤醒人们了解艾滋病并改善HIV感染者的生活。

  作为艾滋病活动家,杰奎琳积极支持奈夫肯斯,并成为该组织的董事会成员。目前该组织已经在荷兰、泰国和西班牙建立了分会,同时创立了基金会,以便把募捐到的基金直接用于对艾滋病的研究和防治。在这些方面,奈夫肯斯与杰奎琳做了大量的工作。

  马丁·德·舒特和皮姆·德·库耶都是现在就阻止艾滋病组织的志愿者,他们像杰奎琳一样,也是防治艾滋病的活动家和宣传者。该组织致力于加深和扩大荷兰在抗击艾滋病方面对发展中国家的贡献。这两位志愿者积极参与现在就阻止艾滋病组织的活动,并使这个组织获得了世界声誉。

  这个组织从事的主要工作是,为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提供关心、治疗和就业机会,特别是关注在发展中国家受艾滋病影响的妇女、儿童和年轻人。现阶段的任务是,预防年轻人的艾滋病传播,关注HIV、性、生殖健康和权利,预防儿童艾滋病,关注HIV感染者的生计,探讨HIV和工作场所的关系,传播防治艾滋病的知识等。

  现在就阻止艾滋病组织对于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抗击艾滋病做出了许多贡献。例如,在最近几年,该组织把募集到的资金用于治疗津巴布韦感染了HIV的6万名女孩和男孩,并训练他们的生活能力。而且,这一成功的经验还将在未来应用到非洲的另外12个国家,以帮助更多感染HIV的儿童和年轻人。

  马丁·德·舒特和皮姆·德·库耶作为现在就阻止艾滋病组织的志愿者参与了该组织的许多活动,尤其是深入非洲国家帮助那些HIV感染者和受到艾滋病困扰的儿童、妇女和年轻人。

  女性健康公司在其网站的首页开辟了专栏纪念此次罹难的卢西亚·范·门斯。该公司位于美国芝加哥,致力于研发女性避孕套以预防艾滋病和其他性传播疾病。女性健康公司称,公司所有人为失去亲密的朋友和同事卢西亚·范·门斯博士而感到震惊和痛心。2009年10月,女性健康公司研发了第一代女用避孕套FC1,现在该公司又生产了换代产品FC2,而且获得了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的批准,这个产品可以在全球143个国家获得。卢西亚·范·门斯为这些产品的研发和推广作出了贡献,由于女性的生理和解剖特点,更容易被HIV感染,因此女性避孕套更能有效地预防艾滋病和其他性传播疾病。

  尽管6名防治艾滋病专家和活动家因MH17航班失事而遇难造成了全球抗御艾滋病事业的巨大损失,但是今天的科学研究已经呈现一个特点,无论是大型的基础研究还是临床研究,都是一个团队,而非个人在单打独斗,研究的数据也不会完全集中在一两个人手里。因此,这6名防治艾滋病专家和活动家的去世虽然是全球抗御艾滋病的巨大损失,但是,人们也知道,只有研发出更好的抗御艾滋病的药物和疗法并继承他们的事业,才是对罹难者最好的怀念。

  【责任编辑】张田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